退宿申请书怎么写,退宿申请书怎么写高中

我是恶毒女配,但我摆烂了。

  我没有在男女主之间搞东搞西,也没有再给男主当垫脚石。

  我只是累了,不爱了……

  “顾凤,蔡淳的节目马上到了,我刚才从后台看到他啦,太帅了!”明伶双眼冒着星星:“要不是知道他是你的男朋友,我就追他啦。”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穿越了,而时间点就是现在。

  “你放心,尚千就是个专门勾引人的白莲花,我把她的出场服剪烂了,等会给蔡淳伴舞的时候,看她怎么上台表演。”明伶有些得意地在我耳边低声说着,目光中的精光一闪而过。

  我看着旁边煽风点火的人,心里嘀咕:女主尚千,男主蔡淳,而塑料姐妹明伶都出现了。

  我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坐在观众席上,观看表演。

  马上要出场的是蔡淳的歌曲:永恒之火。

  我相信蔡淳俘获了咱们学校万千少女的心,而各位学姐学妹来这里的原因之一就是看校草蔡淳的风采。

  主持人在台上拿着话筒调笑着下面的节目。

  “次啦… …”

  只听台上幕布不知被谁不小心扯了下来。

  后台一片喧哗。

  片刻之后,蔡淳从后台出来,拿起话筒:“同学们,由于某种原因,今天的节目不能继续了。”

  说完把话筒还了回去。

  台下一片哗然,嘈杂的讨论声传了出来:“听说是尚千的裙子被人滑破了,所以不能上台。”

  “没搞错,尚千的衣服滑破和蔡淳唱歌有什么关系?”

  “蔡淳不是和顾凤正在谈恋爱,马上要订婚么?”

  台下的评委和老师听着台下的议论声也有些气愤,就算衣服不能穿了,有一万种补救方法,直接撂挑子不唱了,这个算什么?

  要不是看在他女朋友顾凤的面子上。

  他们早就做出惩罚了。

  我看着潇洒离开的蔡淳,也有些无语,这男主还是个恋爱脑呀。

  “你看看,就是那个尚千勾的蔡淳连排练这么久的节目都不唱了!”明伶拽了拽顾凤的胳膊,愤愤地说道:“咱们就应该让那个狐狸精永远不要出现在蔡淳哥哥的面前。”

  我看着明伶道:“尚千不是狐狸精”

  明伶一下子急了,她抬高音量:“你怎么还替她说话?”

  “狐狸精一般都很漂亮,只有长得好看的人才能称为狐狸精,我才是狐狸精。”我瞪着一双大眼,真诚地看着她。

  明伶眉头抽了抽。

  她岔开了话题:“我们现在去找蔡淳吧,他没有上台肯定很伤心,我们过去安慰他。”

  “不了,我还有事,我先回了。”明伶极力的挽留,我仍然大步离开这里。

  我要办一件事情。

  一件大事!

  向学校提交外宿申请。

  我要住在家里为我准备的大平层里。

  大平层,带花园的那种!

  在前世,我做梦都不敢做的大平层!

  原主为了和她的塑料闺蜜明伶近一点,离她的蔡淳哥哥近一点,就一直住校。

  我又不是原主,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享受生活。

  学校退宿申请很快审批下来,我回到宿舍收拾了一下所有的东西,包括我放在明伶哪儿的化妆品和大牌衣服。

  在我看来明伶就是吃里扒外,拿着原主的钱,用着原主的东西,还爱着原主的男人,最后还捅了原主一刀。

  但是我不会像原主一样。

  贫困生活过惯了,一分都不能往外放。

  我一趟趟的搬运着行李,路上的同学看着我一路上跟个智力障碍者一样的傻笑,都有些怵:不会是看到今天台后蔡淳抱着尚千安慰,给难过傻了吧。

  蔡淳的电话打了过来,我看到手机上显示的亲亲老公的字样,我有些牙疼。

  把备注改成名字之后,就挂了他的电话。

  接电话会影响我奔向新生活的速度。

  在最后一趟搬运行李的路上,我被蔡淳堵在了宿舍门口,旁边还有女主尚千。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恶毒?你为什么要剪尚千的舞台服?”蔡淳怨恨的目光盯着我:“你知道不知道为了这次的演出,尚千花了多少时间?”他用手指着我:“你是毁了她的梦想!我已经给学校反应了,你做的事情,就等着受处分吧”

  尚千适时过来,眼泪划过白皙的脸颊:“蔡哥哥,都是我的错,我应该再备一件演出服的。”楚楚可怜的脸满是柔弱:“你知道我为了这次表演,做了多少准备么?为了这次表演我每天练习声乐,熟记词曲,就是为了能在舞台上做出成绩,可你呢?”

  周围众人看着尚千惹人可怜的样子也都愤愤不平:“顾凤是什么意思?随便破坏人家的演出服,就算在嫉妒尚千和蔡淳能同台表演,也不应随便毁坏别人幸苦准备这么久的东西。”

  “我看还不是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不过顾凤,真是最毒妇人心。”

  “我看顾凤就是心思歹毒,这种人还能在我们学校学习,真的是对不起我们校训。”

  我看着两人,思绪已经飘离开外。就是这一幕,原主为了好闺蜜顶下这件事,原主最后被学校处分,在档案上留了一笔。

  本来以原主的家世,这点小事根本用不着记处分,但是尚千拿着在后台拍的视频投到媒体上,说学校包庇富二代。

  学校不得已,才做了处分。

  而原主看着男朋友蔡淳无条件地站在尚千那里,伤透了心。

  自己的好闺蜜最后还倒打一耙,说自己不用这么干,好像显得自己有多高尚一样。

  经历如此变故,让原主这个本来阳光讲义气、敢爱敢恨,变了。

  变成了一个阴暗,充满戾气的人。

  更为离谱的是,原主竟然还是放不下蔡淳,和蔡淳结了婚。

  最后蔡淳借着原主家里的资源,拿着顾父的钱,开疆扩土,成长起来。

  有了成就之后,毫不留恋地踢开原主。

  辱骂原主破坏自己感情,让人霸凌尚千,说顾凤简直是畜生。

  更是让原主家破产,送其踩了缝纫机。

  但是我没有去想过多的原主的剧情,那些都不重要。

  更重要的是:我看着蔡淳的双手,在想男配的手怎么样?文中说男二和男三长得也都国色天香,不知道他们两手好不好牵,腹肌有几块?

  蔡淳看着我神游天外,不知悔改的样子气得哆嗦起来:“你听我说话了没!”

  “哦…那个呀,那不是我干的,那是明伶干的。”

  蔡淳看见我毫不犹豫卖了自己的好闺蜜,有些发愣。

  她不是最护短了么?以前有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

  “蔡哥,你就别生气了,明伶是顾凤最好的闺蜜。”尚千咬着嘴唇,委屈地说道。

  蔡淳听见尚千的话再次怒了起来:“明伶是你的闺蜜,她哪次不是在你的授意下干的事情。” 

  我盯着蔡淳的手,思想还在飘忽,想着在这个世界一定要完成我原来的梦想,找个小奶狗或者小狼狗。

  我盘算了一下,我现在名下有3套房子,一套大平层,两套别墅,银行卡里面也还有一个小目标。

  金屋藏娇也不是不可能的。

  3套房如果可以的话就藏3个,实在不行那就1个也行。

  “你又在想什么?”一声爆喝,突然从我耳边响起。

  “藏一个”

  我一个机灵吼了出来。

  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注意到场上的情形。

  “我和明伶闹掰了,她暗恋你,所以才要剪坏尚千的衣服。”我用最大的声音吼了出来:“而且你们可以调查监控呀,看是谁跑到你们后台剪坏衣服,不就行了么,要靠事实说话,而不是上嘴唇碰下嘴唇。”

  我看着蔡淳戏谑地一笑:“是不是呀,男朋友?”

周围立马响起了更大的议论声音:“原来还有内情呀,蔡淳看不出来呀,有女朋友还和别人走那么近。简直是一个花心大萝卜呀。”

  “明伶不是顾凤好朋友么,怎么还喜欢好朋友的对象呀,贵圈真乱。”

  

  顾凤留下男女主和一众吃瓜群众,踏步而去。

  只听到,身后蔡淳的解释的声音和尚千哭泣声音。

  深藏功与名。

  我回到大平层之后,看着落地窗外的风景,窝在沙发上简直舒服极了。

  惬意柔和的感觉,让我每个毛孔都像吸收万千精华。

  金钱的感觉,让人沉醉。

  我酝酿了一下感情,往眼中滴了滴眼药水。

  打开了父母的视频通话,委委屈屈的说道:“爸妈… … 我难受… …”

  “乖囡囡,怎么了,给妈妈说说。”母亲看见我的眼泪,心疼的捂住了胸口。

  我不说话,就泪眼婆娑的哭:“妈妈,我想家了。”

  母亲听到这话,瞬间泪水流了下来。

  从小到大,原主的父母一直工作繁忙,原主和父母从小并不亲近。

  迷恋上了蔡淳之后,更是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蔡淳身上。

  本来原主父母并不喜欢蔡淳,认为他从小地方出来,门不当户不对,但是架不住原主喜欢。

  最后还是定下了婚约

  父亲在视频外看见我的样子,立马拉起母亲,开车到我这里。

  门开的那一刻,我突然也涌起一阵阵委屈,这是原主的委屈,泪水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我抱着爸妈一个劲的哭:“爸、妈… …”

  父亲缓缓地给我拍着背,平时严肃的脸上也泛起柔和:“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

  我呜咽着把今天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下,痛斥蔡淳的三心二意。

  父亲有些恨铁不成钢,厉声道:“我当时就给你说,这小子不喜欢你,你还要往他身上贴。”

  母亲看见父亲严肃的样子,立刻一巴掌拍了下去:“囡囡都难受成什么样了,你还这么凶干什么?”

  “也幸好,我还打算你们毕业之后,我让他进我们公司,你不喜欢上班,让他当我的继承人呢。”父亲有些庆幸地说道。

  “爸妈,以后你们也别理他了,这次我是彻底伤了心,看见他就讨厌,你们把他的电话拉黑。”

  蔡淳虽然不待见我,但是他对我的父母是真的巴结,他知道我父母有能力提拔他,有能力栽培他。所以倾其所有地讨好我父母,父母也是在后来慢慢认可。

  “下次见到他,我打他一次,他简直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父亲举起手猛拍响沙发,恨恨地说。

  把父母送走之后,我躺在地毯上,给蔡淳发了个分手短信之后,就拉黑了他。

  这时电话铃声适时响起,明伶的尖叫声从听筒中传来:“顾伶,你为什么说是我剪坏了尚千的演出服,我按照你的要求去剪的,你为什么推卸责任。”

  我把话筒拿得更远些:“没错呀,明明就是你自己要去的,我从来没有要求你去。”我淡淡的说道:“我想不到你心如蛇蝎,嫉妒尚千能和蔡淳同台,就跑去剪人家的演出服,我真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明伶简直不敢相信:“明明是你说你不喜欢尚千总是在蔡淳周围的?”

  “我是不喜欢,那是因为蔡淳是我男朋友,我不喜欢有人总是在她周围,但是这个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蔡淳呀。”

  “我告诉你,我曾把你当最好的朋友,但是我从来没想到,你会背叛我,我已经搬出宿舍了,你借我的化妆品和衣服我都拿过来了,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我就挂了电话,内心腹诽:还想往我身上推,真是有意思。

  与此同时,挂了电话的明伶看着桌子上空无一物,再也受不了,她拿起手机就想往外砸,砸到一半就停了下来,这手机还是缠着顾凤给她买的,摔坏了没有了,今天闹掰了之后,没有人给她买了。

  她发泄般的对着顾凤原来的床位踹了过去。

  却在发出巨大响声的时候,听到了舍友的讥讽:“还以为有顾凤给你撑腰呢,人家顾凤根本不会理你了,和你这样随便剪坏别人东西的人渣住在一起真是晦气。”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被蔡淳堵在了教室里,我撇了眼他红脸生气的样子,就看起了书。

  明伶看见蔡淳过来,马上跑了过去:“你来了,找顾凤呀。”

  他把顾凤一把推开:“滚开,你剪坏尚千演出服的事情,还没给你算账。”

  转头他看我还没有说话,绷不住了:“为什么分手?你又想干什么?”

  我看了一眼面容扭曲的蔡淳,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在蔡淳的耳边阴恻恻地说道:“玩腻了你呗,就想换人了。”

  蔡淳瞪大了双眼,简直不敢置信:“你说什么?你玩腻了?”

  “对,你已经超过了我对一个男人的保质期了,早就想甩了你。”我坐了下来,慵懒地靠着教室的椅子上,斜看着他,低声说道。

  说完我举起了手,对老师说道:“这有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人,随便进我们教室。”

  思政老师看见蔡淳也皱了皱眉头:“同学,我们马上要上课了。”

  蔡淳看着我,恨恨地说道:“你最好不要想再挽回我。”

  我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在学校要给明伶出具处分的时候,明伶找到了我,她哭得凄凄惨惨:“凤凤,你帮帮我好吧,我们那么好的朋友,我也只是想帮你出气,如果我被处分,那这个处分就挂在我的档案上面了。”

我看着教室里所有的视线都集中过来的时候厉声说:“你自己做错了事情就要学会负责,平时你说你没钱买手机,我就给你买,你说你没有化妆品,我就给你花钱买,你的哪一件衣服不是我买的,你现在自己做了错事,还想让我给你顶包,学校是公平的,她不会污蔑任何人,也不会放过任何犯错的人。”我义正词严的大声说,却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小声道:“我就是喜欢看你被处分。”

  明伶在听到手机化妆品的时候,脸色已经发白,顾凤的这番话,让她连最基本的体面也没有了,她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她能看到同学们扫视的目光,让她有种裸奔的感觉,她也能听到同学们对她指指点点地窃窃私语。

  她恨透了顾凤,她从离她最近的桌子上拿上了一把刀子,就往顾凤的身上扎去。

  顾凤转身,躲了过去。

  同学们吓得聚在了一起,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