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生日祝福语_简短独特句子,舅舅生日祝福语_简短独特点

去年的中秋前夕,青云舅舅不幸病逝,至今已一年多了,我仍不时想念他。

我和妻子是经媒人介绍认识的。接触一段时间后,她就将父母双亲家族的主要亲戚一一向我介绍。按照北区的乡俗,结婚那天一些主要亲戚是要派代表到男方家去当上亲的。主要目的当然是去新郎官家去认认门认认人,便于以后的来来往往。这个办法对男方也好,反正有客,请了厨师,无非多开一两桌。当然也有压力,因为当上亲是要给包封的,意思是男方要给钱!

妻家是大家族。岳父姊妹七个兄弟五人,至于已成年成家的子侄辈随便算算就是十几个。岳母家简单点,姐弟两人,另共祖父弟弟两人。青云舅舅仅是五伏之内的堂兄。妻子特意讲清,这个云舅舅和舅妈是一定要请要去的。云舅大岳母十余岁,曾任过县委会副书记和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对岳母这个小妹妹,读书和当代课老师民办老师直至转正式老师,青云舅舅的帮助甚大。妻子兄妹两人读书时,也在舅舅家麻烦很多。可以说虽非亲舅胜似亲舅。当时正急于脱单,这样一个小小要求,我自然是照准。那时参加工作不久,经济条件差,根本身无余粮。父母虽在农村从事耕作,但担心我的个人问题,做酒席和给彩礼均不要我负责。

结婚那天,云舅舅舅妈没半点特殊,和其他上亲一起,坐着特意包租的中巴车到了我家,又一起坐在堂屋的私席上。印象中青云舅舅穿着十分简朴随便,真正一个十分普通的小老头,只是感觉精神好长得富态。一个退休在家帮忙的老乡长见了云舅舅急忙去握手招呼,陪同谈话聊天。我因接触少了解不多且当天事多,加上又被灌了几杯酒,仅仅打个招呼叫了两声,就没去管他们了。

婚后我们一直住乡下,云舅住县城。那时城乡交通尚不便利,通讯也不发达。因此,我与云舅接触不多。但随着对亲戚了解加深,两家关系亲密之历史我逐渐清楚了。岳父家凡属大点的事,如生日整寿,如退休等,舅舅均会亲临。家中稍微大点的事,如舅子读研究生读博士出国购房等,当然也包括我们的婚事,岳母也定当向舅舅报告,征求意见。岳母与舅舅舅妈均会聊天,偶尔见面一讲半天笑语盈盈。

后来我买车了,来来往往也就方便多了。不时按岳家指示,送送土鸡土鸡蛋,还有辣椒豆角叶子菜,或者一些农村的土单方,如独脚丝茅芭蕉蕉心鱼腥草什么的。我成了两家的信使。每次去时,舅舅舅妈和表兄们均十分客气,总要说些“辛苦了谢谢”之类的话。吃茶吃饭吃水果吃点心的,每次都有。他们一直把我当客人招待。我为人较爽朗不扭捏。遇上忙时,我东西一放就走人,车不熄火人不进客厅。遇上闲时则慢悠悠的,喝喝茶吃吃点心和水果。舅舅很会聊天,也很熟悉县城的历史。我对乡土历史了解不多,但学习时期地理历史是强项,记心也有点自信。于是两人对上号了!以后有空就放开聊,一聊半天不知不觉就完了。后来舅舅对我的溢美之词越来越多。通过岳父岳母,我知道了我可能有的一些优点,如为人诚实做人小意,如知识丰富很会聊天,如爽朗大方不装模作样。舅舅舅妈最喜欢我的是到了他们家从不讲客气最是随意!

我后来回想,我给舅舅家不时送点土特产,往往也要捎回一些东西,如粽子月饼茶叶水果副食品什么的。到底哪个值钱些,我也不清楚。凡是岳母要我送什么,我就送什么。舅舅舅妈要我捎什么,我也就捎什么。他们都年岁不小了,送与回送什么都不大在意,讲求的是那份情意,为了拴住那一段已经过去了的美好的回忆。而我真心的敬重偶尔的短时陪伴,尤其是陪着聊天,聊那些历史与政治,正给老人以精神上的安慰。我也兄弟姐妹多,叔伯舅姑也不少,真正具有共同语言聊得来的,云舅要排在第一位。

我的小孩喜欢去云舅家。去了舅家有好东西吃,还要带一些回家中吃。两个老人是很会鼓励和表扬小孩子的,他们很有智慧。我做人并不那么小气,去舅舅家有时也得带点东西。红包什么的,云舅一般推辞,有时收了又拿钱送小孩。至于偶尔的一点点礼物,他收了也要讲很多客气话。算总账的话我应该还赚了他老人家的,至少赚了吃。他其实一直体谅我的来自乡下,体谅我父母的老实巴脚和辛苦,他经常表扬和培养我的就是不卑不亢恬淡自然。

近几年因忙于小孩,去舅舅家少了。但偶尔的见面和电话联系,云舅笑声依旧,我俩感情依旧。前年我一家子陪岳父岳母去舅家,玩了大半天吃了餐中饭。饭后他主动找我妻子聊天,问起了与我的父母亲相处的情况,要她多关心来自农村的家翁家母。事后妻子问我是否跟舅舅讲了什么,还以为我在背后嚼舌根。我其实什么也没讲,舅舅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我最了解他。

去年,他病了,脑上生瘤。我特意陪岳父岳母去医院探病。时值新冠肺炎疫情,进出很麻烦。他反复要求别去医院看,但真的看到妹妹妹婿,还是很高兴的。他很清醒地谈自己的病,肿瘤控制不好就只能拜拜了。他说,那应该是在清醒状态下的最后见面。虽然年轻十余岁,岳父身体并不好,去趟医院确实不易。后来,我单独再去探望一次,适逢他在走廊散步,精神状态很好。我俩聊了很久,聊得开心。在病房服侍他的第二个儿子将舅舅病情和治疗情况可能结果均告诉了我。离开病房时,我也只能违心地安慰他,祝他早日康复。

不久,就是他病危的信息。我陪两位老人再去医院,握着他的手喊他。他吸着氧气,已不能讲话,但心中尚清醒,听到呼喊呼吸格外急促。然后就是他去世的音讯。

我参加了追悼会,并等着他的骨灰取出。按照他的要求,他生前住院时没收我们一分钱的探望费,死后也没收一分香仪礼钱。他就是这样干干净净地走了!

他死时,我那在外工作的舅子买了机票,要回来奔丧,结果没回成,机票被强行退订。今年暑假,他们总算回家了。我接他们去表兄家,陪舅妈吃了餐中饭。舅妈的身体已大不如昔。讲起舅舅生前往事,不胜唏嘘。

我和云舅是忘年交。高山流水觅知音!舅去已远,我少一知音矣!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ituxiezuo.com/14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