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神聪的准确位置及作用,儿童四神聪的准确位置及作用

四神聪的准确位置及作用,儿童四神聪的准确位置及作用

书接上文:

上文中说到了缘和尚连胜单掌开碑谷有浅、追魂无极手谭鹏宇,不免有些忘乎所以。

“看来上三门都是浪得虚名,中原武学不过如此。”了缘轻蔑地看了一眼白云瑞

玉面小达摩白云瑞微微一笑:“了缘大师好本领,白云瑞陪你走几招如何?”

“呦,白大侠愿意赐招,我求之不得,但愿白大侠的武功别让我失望。”您就说了缘有多狂吧!

“保管让你哭爹喊娘,抱头鼠窜!”一阵冷笑之后一人飞身而出,众人定睛观看,就见此人长的眉分八彩,目如朗星,面似银盆,虽然年纪轻轻但是俊朗不凡,眼角眉梢带着千层杀气,身前身后百步的威风,身穿一件白纱长衫,内衬蓝夏布汗褂裤,蓝绸子中衣,白袜青云头鞋。

“阿弥陀佛,小施主贵姓大名?年纪轻轻,就口出狂言,你可懂得祸从口出的道理吗?”了缘上下打量少年训斥道。

来人仰天大笑:“小太爷白继忠是也,了缘你也别自吹自擂、大言不惭,就你这两下子说实话不怎么样?也不是小太爷说句大话,十个回合之内我让你吐血你信不信?”

列位说白继忠年纪轻轻也太狂了吧!啊,对啊,就是狂,白家人不狂还叫白家人吗?从锦毛鼠白玉堂到玉面小达摩白云瑞,再到剑吐山河、掌镇五洲白羽轩哪个不狂?白继忠也是一样,狂的没边,当然白继忠有资本狂,有一本书叫《水浒后传》,四十多岁的白继忠压盖武林,几乎没有对手,喜欢听的朋友们可以关注单老的评书《水浒后传》。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

白继忠的一席话气的了缘直哼哼。

“阿弥那个陀佛。”了缘佛号都念错了。

“好小子,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十个回合打不赢你,就算我输。”了缘话一出口,就觉得上了当了。

“好啊,了缘,这可是你说的,一会儿输了可别死皮赖脸的不承认。”白继忠微微一笑。

“打你用不了十个回合?”了缘脱口而出。

“那就五个回合如何?五个回合你打不赢我,就算你输。”白继忠乘胜追击。

“五个回合就五个回合,打你一个小毛孩还用费劲不成?”事到如今了缘也只好如此。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白继忠说完周身上下紧趁利落,抬胳膊抬腿没有半点蹦挂之处。

“了缘请吧!我让你先发招。”白继忠笑着说道。

“你都狂的没边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了缘身形转动就想动手。

“师父,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您和他志什么气,把他交给我了。”空尘纵身而起,左掌“童子拜佛”猛击白继忠心口窝。

白继忠说了一句:“来的好。”撤步闪身躲过空尘的一掌,白继忠抬右臂手腕子一探,“金丝缠碗”扣空尘的手腕子。

空尘撤招换式,身体向左转,右脚向前上半步,位于左脚后,同时右掌向前屈肘击打白继忠颚骨!

白继忠身子滴溜溜一转闪到空尘的身后举掌就砸,空尘双脚点地纵身前跃,白继忠一招走空,往前一跟步,“流星直奔”掌打空尘后脑勺,空尘以左脚根为轴心,身子回转,同时左掌由下向外,向上划弧,架于头上前方,掌心向上这一招叫“白云盖顶”。

双掌相碰发出“砰”的一声,两个人往上一凑,就斗在一起。

白继忠深得南海乞剑活报应尚怀山的真传,加上白云瑞的从中指点,武功十分了得。

两个人打到二十几个回合,就听白继忠说道:“空尘,你给我躺下吧!”

就听“哎呀”,“扑通”两声,空尘侧身摔倒。

原来白继忠右掌一晃空尘的面门,空尘举掌相迎,哪知白继忠这一招是虚招,目的就是分散空尘的注意力,白继忠左腿弯曲下蹲,右腿扫空尘的双腿,空尘一个躲闪不及,白继忠的右腿正踹在空尘的左腿上,空尘站立不稳扑通摔倒在地。

白继忠也够狠的,就这一腿,空尘左腿骨折,养了半年才恢复正常。

空尘哎呀一声惨叫,黄豆粒大小的汗滴滴答答往下掉,了缘紧走几步来到空尘的身前。

“徒儿,伤势如何?”了缘一边说一边俯身查看空尘的伤势。

“骨头折了,我先给你接骨,然后需要精心调养。”了缘如何给空尘疗伤咋不必细说。

白继忠纵身跳出圈外,抱着肩膀笑呵呵地看着了缘。

了缘忙活了一炷香时辰方才缓缓站起身来。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白继忠你够歹毒的,你这一腿把我徒弟腿骨踹断,俗话说得好打了孩子大人不答应,打了徒弟师父不答应,白继忠你拿命来吧!”了缘恼羞成怒,纵身而起,掌打白继忠面门。

白继忠哈哈大笑:“了缘你何必急眼,俗话说得好,打人一拳,防人一脚,只有你能打我们的人,不能我打你徒弟吗?这是什么道理,要怪就怪他学业不精,或者说你本身就是饭桶,误人子弟。”

白继忠一晃双掌大战了缘,白继忠虽然功夫不错,但是分和谁比,和了缘比起来还是差着一大截,十几个回合之后,白继忠有点力不从心,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白继忠纵身后撤,跳出圈外。

“慢着,了缘你输了。”

“我怎么输了?”了缘不解地问道。

“了缘我应该说你是贵人多忘事,还是说你是出尔反尔的卑鄙小人,我们有言在先,五个回合你打不赢我,就算你输,怎么,现在又反悔了不成?”白继忠用手点指了缘。

“白继忠,你少要废话,我就知道你打了我徒弟,我就要替我徒弟报仇雪恨。”了缘哇哇大叫,哪里有出家人的风度。

了缘的话可气坏了旁边的一位老英雄,他就是丐帮副帮主刀荡九州景洪波

“白少侠,你请回来吧,把这个出尔反尔的了缘交给我了。”景洪波迈步来到了缘面前。

“了缘,你真是寿星老尿床,越老越没出息,一把年纪说话和放屁一样,不对,还不如放屁,放屁还有个响声、还有个臭味。”景洪波说话也是够损的。

“你是何人?居然敢骂贫僧。”了缘上下打量景洪波,怒目而视!

“我乃景洪波是也,江湖上有个小小的绰号,刀荡九州。”

“无名之辈,你是皮痒找挨揍了不成,居然敢骂贫僧。”了缘久在吐蕃须弥寺,他哪里知道景洪波是谁。

“骂你?我还打你呢,只佛穿衣,赖佛吃饭的假和尚。”景洪波一晃身形直奔了缘,右掌“犀牛望月”掌打了缘百会穴,了缘举掌相迎,两个人斗在一起。

“老前辈,了缘言而无信,您可别留情,狠狠的揍他就对了。”白继忠说完退回本队。

白云瑞瞪了白继忠一眼,那意思,你怎么那么没大没小!

白继忠微微一笑,目光转向战场。

景洪波和了缘疾风暴雨就拆了二十几招,就见景洪波身子腾空而起,“单掌开碑”猛砸了缘的面门,了缘侧身躲闪,抬手“金丝缠腕”扣景洪波的手腕子,景洪波撤右掌,出左掌“双风贯耳”扫了缘的太阳穴,了缘“缩颈藏头”,同时右掌“开碑碎石”猛击景洪波的腹部,真是出手如电!

景洪波“魅影分光”身形如鬼魅一般闪到了缘的身后,伸出二指戳了缘的“魂门穴”,景洪波练过断魂指,戳木板、青石板都一戳一个窟窿,何况戳到人身上。真要是给戳上就是骨断筋折!

了缘向左跨步,侧身闪过,景洪波一招走空,了缘一百八十度大转身,“怪蟒翻身”掌打景洪波肋骨,景洪波纵身后撤,了缘一招走空,如影相随,左腿弯曲,右腿绷直由内测向外侧扫景洪波的双腿,“金钢追魂腿”,了缘的腿和钢条差不了多少,扫上双腿直接粉碎性骨折。

景洪波纵身一跃两丈来高,双脚下落时脚尖猛点了缘肩颈穴,了缘身子后撤,景洪波双脚落地,右掌“力劈华山”掌了缘面门,了缘“霸王举鼎”硬接了景洪波一掌,就听见“碰”的一声,景洪波就觉得臂膀发麻,身子晃了一晃,了缘被掌力震的虎口发麻,脚下没站稳,噔噔噔后腿了三四步。

了缘暗自吃惊“好厉害的景洪波。”

“了缘有两下子,接掌。”景洪波纵身一跃来到了缘身前,“泰山压顶”掌打了缘四神聪穴,了缘举掌相迎,两个人又斗在一起。

景洪波身形转动,有如鬼魅一般,将了缘团团围在当中,了缘渐渐分不清哪个是景洪波的真身,了缘眼花缭乱,八十几个回合之后了缘已经是大汗淋漓,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了缘如果识时务,此时此刻收招定式,跳出圈外,说几句客气话,承让技不如人,这事也就到此为止,景洪波也不会难为了缘。

但是了缘则不然,哇哇乱叫。

“景洪波,我和你拼了。”了缘一伸手,从腰间拽出短把追魂铲。

您听这兵器名称就知道多霸气,多恐怖了吧!

短把追魂铲是了缘防身用的一款短款型兵器,其铲刃采用钢制,极为的锋利,一铲下去,轻松将敌人手脚砍断,跟砍瓜切菜也差不了多少。

“了缘,你真是给脸不要脸,我让着你,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居然还动兵器。”景洪波见了缘拽住短把追魂铲,双眼冒出杀气,从背后拽住宝刀。

景洪波号称刀荡九州,在刀法上的造诣远超掌法。

景洪波这把刀上下翻飞,舞动的和刀山相似,也就二十几个回合,景洪波施展绝招“神龙无影”闪到了缘身后举刀就砍,了缘来了一招“苏秦背铲。”

景洪波手腕子一翻刀刃顺着了缘的追魂铲下滑削了缘的手腕子,刀划过铲柄发出铮铮之声,了缘大吃一惊,暗道不好,想变招是来不及了,只得撒手扔铲,身子急速前跃。

景洪波伸出右腿对着了缘屁股就是一脚。

景洪波有心一脚将了缘的后腰踹断,转念一想,算了吧,毕竟没有深仇大恨,况且了缘师徒是送请帖而来,俗话说的好,两国交锋还不斩来使,想到这里景洪波才一脚踹在了缘的屁股上。

了缘就觉得恶风不善,在想躲可就来不及了,这一脚踹的结结实实,了缘站立不稳,噔噔噔身子前倾,扑通来了一个狗啃屎,门牙被磕掉四颗。

了缘挣扎着爬起来,一手捂着屁股,嘴里直哼唧。

“阿弥那个陀佛”这个时候还不忘记念佛号。

“了缘大师,了缘大师,您没事吧!”大头鬼房书安拉着响鼻说道。

“啊,我这,我。”了缘一时语塞!

“了缘大师,您这么高的武功怎么这一招没躲过呢?”

”我,我,我一时没注意,大意了。”了缘满脸通红。

房书安摇了摇头说道;“不对,不对,我刚掐指一算,终于知道您为啥没躲过了。”

“为啥?”了缘也是一个大便干燥的货,你接房书安的话茬能好的了吗?他也是不知道房书安的坏水有多少。

“我掐指一算,大师你五行缺土啊!”房书安话音一落 老少英雄哈哈大笑。

“五行缺土。”了缘眨了眨眼,吧嗒吧嗒滋味才恍然大悟。

“没鼻子的丑鬼,你竟敢取笑我。”了缘哇哇大叫。

“了缘大师,取笑于你还是其次,我奉劝你一句,以后少要卖狂,你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人狂必有祸,实话告诉你,你捡了一个便宜,这要是战场上你就死了。”房书安继续说道:“你背上你的徒弟赶紧走,再不走,再要撒野,我拿小片刀扎死你。”房书安一晃手中小片刀。

了缘冷静下来一想:“今日也只好如此,在闹下去非吃暴亏不可。”

“景洪波你记住这一脚之仇,早晚必定双倍奉还,各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神州擂见。”了缘说完捡起短把追魂铲,背起空尘迈步出了开封府衙。

景洪波这一脚也惹来杀人之祸,到了后文书神州擂,枯远为了给徒弟了缘报仇,一掌打的景洪波大口吐血……景洪波是死是活,后文自有交代。

预知后事如何,我们下章分解。

............阅读全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如来写作网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ituxiezuo.com/6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