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隔壁搬来的女邻居竟然是学校新来的实习老师,缘分妙不可言

陶夏眨了眨眼:“你猜?”

“我猜……不是。”

“恭喜你,答对啦!”

许乘月:“……”

她、就、知、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是因为啊……”

陶夏也不回卧室了,走到了沙发上坐下,顺势翘起了二郎腿:“我想看看,咱们江同学有几分机会。”

“哇!什么什么,我都错过了什么大八卦!咱们乘月的春天是不是要来了?!”周新桥激动得搂住陶夏叫了起来,丝毫没有一个女博士该有的睿智沉稳。

许乘月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小声问道:“你都知道了?”

“嗯哼~”

“行吧……”许乘月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他告诉你的?”

“当然——不是啦!”

许乘月:“?”

陶夏撩了撩头发,一脸自信从容:“姐姐我阅男无数,他们那点小心思,还想瞒得过我?”

一开始,陶夏主动要了江临的联系方式,确实是对他有几分兴趣。

毕竟这么帅、唱歌好听、还是高材生的弟弟,谁能不心动?

但聊着聊着,她便发现了不对劲。

这个弟弟似乎对她并不太感兴趣?

反倒是,对她的好闺蜜许乘月挺感兴趣的?

总是在“不经意间”提到、或者询问一些关于她的事情。

结合许乘月跟她说的,两人短暂的师生关系。

陶夏心里便有数了。

感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陶夏对于这种事也不介意,毕竟她还挺热衷给别人当红娘的,尤其还是给自己单身了25年的好闺蜜。

做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她打算撮合撮合这两个人。

于是乎,便有了江临搬家和真心话大冒险的这一出好戏。

但现在看来,明显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一句“喜欢年纪大的”就让江同学不知多抽了多少烟……

周新桥有些咂舌:“想不到就短短一周,我竟然错过了这么多精彩戏码!”

“去你的。”许乘月没好气地斜了她一眼。

一个二个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所以说,许乘月同学,你跟江临同学,以前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陶夏半撑着脑袋,漂亮的双眸中带着淡淡的审视意味。

“什么叫……不可告人?我们只是单纯的师生关系!”

“嗯?只是单纯的师生关系你脸红什么?”

许乘月心里一惊,扭头便朝有镜子的地方看去。

白皙的小脸上哪有半点红色?

她顿时明白,自己被耍了。

“有鬼。”陶夏若有所思地“啧啧”了两声。

“有鬼。”周新桥也紧随其后说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许乘月在心里斟酌了一会语言,缓缓道:“我跟他真的没什么,可能因为我那会租的院子正好在他奶奶院子隔壁,所以见的次数多了一些。”

“嗯?就这?”

“嗯,就这。”

许乘月记得,那会的青川中学还是封闭式的寄宿学校,所有学生,无论家里住的近还是远,都被要求住校。

只有到了周末,才能放假回家。

也是去青川的第一个周末,她才知道,住在自己隔壁那个的老奶奶竟然是江临的奶奶。

那是个非常温和慈祥的老太太,即便上了年纪,也十分精神,从许乘月搬过去的第一天便对她照顾有加。

得知她是来青川中学实习的老师,对她就更加友好了,不仅热情地帮她一起收拾院子,还经常做了好吃的给她端来。

有时候是自己蒸的包子花卷,有时候自己腌制的泡菜,还有自己做的老鸭汤粉蒸排骨这些……

和老太太交流间得知他有个孙子,也在青川中学念书,成绩不太好,但是人很乖巧孝顺。

那时候的许乘月根本无法将江临和“乖巧孝顺”四个字联系在一起。

在她的印象中,他就是个话不多,但很是凶狠可怕的小刺头,是让办公室的老师头疼不已的坏学生。

虽然有些不好意思承认,但那会的许乘月对上江临的眼神心里总会发怵。

尤其是他面无表情的样子,一动不动地盯着你,好像下一秒就能冲上来给你一拳……

直到第一周的周末,高二的学生放假了。

除了高三外,高一和高二的学生都是从周六的中午开始放假,放到周天的晚上。

许乘月下午回到小院便开始睡觉,一直睡到傍晚。

迷迷糊糊中被院子里的敲门声惊醒。

她披了个外套便准备去开门:“谁啊?”

“隔壁的,我奶奶让我来给你送东西。”少年有些低沉的嗓音在门外响起。

许乘月乍一听有些耳熟,却没多想。

她寻思着应该是老太太那个“乖巧孝顺”的小孙子回来了。

于是乎,她打开了门——

那天的夕阳很红,映在少年完美的侧颜上,为他镀上了一层迷人的红光。

他穿上依旧穿着青川的白绿校服,明明是古板而又老套的设计,穿在他身上,却有种说不出的好看。

他扭过头,目光对上的一瞬间,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惊讶。

“江……临?”

许乘月记得他好像是这个名字。

“是你啊……”

他眉梢轻挑,说出了一句让许乘月摸不着头脑的话。

“这是我奶奶给你的。”

他递上了手里的碗,里面的粉蒸排骨还冒着诱人的热气。

许乘月连忙用双手接过:“谢谢啊!”

江临摆了摆手,慢悠悠地转身离开了。

许乘月看着他进了隔壁的院子,才恍然大悟,他就是那个“乖巧孝顺”的小孙子?

再后来,江临只要放假回家,都会被江奶奶派来给她送各种东西,有时甚至还会邀请她去家里吃饭。

时间一久,许乘月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也尝试着自己做些东西给他们送去。

有时候是在网上学的酸菜鱼,有时候是凭借记忆做的山楂糕……

她和江临渐渐也熟悉了起来,尽管他绝大多数的时候他还是一副爱答不理、目中无人的模样。

然而,在学校的时候,两人又会装作不熟悉,话都不会多说一句……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ituxiezuo.com/4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