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不应心是什么意思,口不应心啥意思

第七十九章:雪竹莲紫阳宫辩理,疯上人孤月楼被困。

口不应心是什么意思,口不应心啥意思

小达摩白云瑞飞一般跑出云霄观,刚到山门就看到三位师叔陪着两位老道走了进来。头一位身材高大,细腰窄臂,面如冠玉,鼻直口方,须发皆白。头上高挽发篹,金簪别顶,穿一身白衣,圆领大袖,背背宝剑,手拿拂尘,正是授业老恩师,上三门的总门长-白云剑客夏侯仁。

在夏侯仁身后,三位师叔簇拥着一位老道,此人中等身材,须发皆白,眉毛长可及颈,满脸皱纹,年岁可是不小了。老道精神头很足,二目如电,也是一身白袍,背着木剑,手拿拂尘,往那一站,衣袂飘飘,仙风道骨,此人非是旁人,正是峨眉派主,八十一门总门长,云瑞的亲师爷-普渡普群生。白云瑞抢步欺身撩衣服跪倒,给师父和师爷磕头道:“师父、师爷,云瑞迎接来迟,还请见谅。”

“起来吧,刚才听你三位师叔提起,你上山这半年来武艺突飞猛进,我很欣慰。”白云剑客说道。

“云瑞啊,过来过来,让师爷看看。”普渡招呼云瑞过来,老剑客拉住徒孙的手上下打量,满脸都是笑容。俗话说隔辈人最亲,普渡最喜欢云瑞这孩子,当年白云剑客收白云瑞为徒也是听了老师的建议。

爷六个有说有笑进了云霄观,夏侯仁最为体贴,知道老师年岁大了,一路舟车劳顿很辛苦,先把老师送回云霄观鹤轩休息。安顿好老师,夏侯仁带着三位师弟来到自己的鹤轩,云瑞已经提前给老师打好了净面水,沏好茶在里面等着。夏侯仁洗把脸,坐下喝水,三位师弟和徒弟围坐在一旁。小剑魔最性急,迫不及待地问道:“大师兄,这次您和老师下山去紫阳宫怎么样?三师叔那边……”小剑魔所问也正是在场几个人最迫切想知道的。白云剑客放下茶杯,唉声叹气,眉头紧锁。马凤姑脾气急躁,快人快语道:“师兄,您倒是说啊,到底怎么样?是和解了还是更激化了?”白云剑客看看各位师弟,又看看徒弟,然后一五一十把经过讲述一遍,听完了在场的人都不言语了。

怎么回事?咱还得从头说起。前文群雄怒闯碧霞宫,抓捕国家的要犯昆仑僧等人,结果与夏遂良言语不和发生冲突。群雄拼了命在八卦亭与碧霞宫群贼决一死战,群雄本不敌碧霞宫,也不知是谁放了一把火,火烧碧霞宫,这一下给开封府、上三门群雄解了围。碧霞宫群贼乱了阵脚,纷纷被擒,虽说这把火救了群雄,却也惹下祸根,武圣人在王家集救群贼时留下话,让普渡和雪竹莲两位师兄给予解释。

前文峨眉剑侠和冰山剑侠离开王家集回到门派以后纷纷跟老师禀报。先说冰山北极岛的疯上人雪竹莲,老圣人听到弟子诸葛元英和上官风的禀报以后,心里就是一惊。毕竟小蓬莱碧霞宫是三师弟于和的毕生心血,把碧霞宫烧了就相当于动了于和的命根子,换谁也不能接受。老圣人仔仔细细询问好几遍,两位弟子答复都是一致的。夏遂良确实包庇昆仑僧等人不对在先,他也确实扣押了夏侯仁,小剑魔为救大师兄闯关杀将,这些都有人证物证。可碧霞宫是谁放火烧得不得而知,开封府的人在战斗,根本无暇去放火。雪竹莲考虑了很久,最后决定亲自跑一趟紫阳宫,跟三师弟好好说说。

雪竹莲明白,平时门户间争斗死个把人,老三不至于翻脸。这次不同,烧了碧霞宫触动了于和的底线,如果这件事不调查明白,凭老三偏激的性格肯定会翻脸,到时可就不是简单的门户间争斗了,说是一场武林浩劫也不为过。正因为如此,雪竹莲也没和老二普渡打招呼,老圣人担心迟则生变,于是在了解清楚以后,带着徒弟上官风离开无极观赶往八卦山紫阳宫。为什么带上官风去?因为上官风当时就在现场,对发生的事很清楚。为什么没带诸葛元英去?毕竟诸葛元英脾气温柔,说话有分寸,比上官风强。事也凑巧,当时无极观一堆俗务缠身,离了诸葛元英,其余俩徒弟还真处理不了,所以老圣人没办法,只能把诸葛元英留下,自己带上官风去了紫阳宫。

师徒二人一路无话,晓行夜宿,这一日就到了紫阳宫。武圣于和带着徒弟夏遂良把雪竹莲和上官风迎进紫阳宫,到了紫阳宫内二人分宾主落座,夏遂良和上官风分别站在老师身后。雪竹莲和于和师兄弟二人发生激烈的辩论,武圣道:“大师兄,您今天来紫阳宫想必是调查清楚了,请问是谁放火烧了我的碧霞宫?是何人主使?又是谁把我的大护法飞天灵狐潘秉臣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雪竹莲一时语噻,最后说道:“三弟,我说说我所了解的事,第一,开封府、上三门确实没有派人放火烧碧霞宫,至于碧霞宫起火原因实在是不知。第二,潘徒侄的事经我了解也不是开封府所为。”

“哈哈……大师兄倒是推得干净,难道是我的碧霞宫无火自燃不成?潘秉臣难不成是自己把自己打伤的?大师兄,你和二师兄一昧的欺压我碧霞宫,欺压莲花派、昆仑派。鉴于咱们师兄弟情义,能忍我都忍了,可这次小剑魔白老带人闯碧霞宫,连杀我六位护法,这事你总不能说没有吧?”

“老三,我了解过,小剑魔闯碧霞宫杀人确有其事。不过话得两头说,夏遂良如果没包庇昆仑僧等朝廷罪犯,没扣留夏侯仁,小剑魔何至于闯碧霞宫救人,没这些事也不会发生后来的流血事件。”雪竹莲道。雪竹莲刚说完,夏遂良抢步欺身来到于和面前,给老师见礼道:“师父,徒儿有下情回禀。”

于和点头,夏遂良接着说道:“师父,大师伯所说不实,徒儿没有包庇昆仑僧等人,是夏侯仁来碧霞宫无理在先,夏侯仁威逼利诱,拿朝廷压我,多有言语对老师不敬,我忍无可忍才与他动手。我本意是将夏侯仁擒获,押在乾元洞等候老师回山再做处理。我和潘师兄正准备驱逐昆仑僧下山,此时小剑魔不由分说带人强行闯关,您的几位护法阻拦不住,全被他杀了。潘师兄看小剑魔实在无礼至极,就说了几句公道话,结果被小剑魔打伤,三侠五义将潘师兄掳走,徒儿没办法才与上三门、开封府交手。师父,我说的才是实情,请您明鉴。”

“夏遂良,你一派胡言,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滚下去,老三,你就这样教育徒弟?”雪竹莲听夏遂良满口胡言,气得须眉皆炸,怒喝道。

“且慢,大师兄你不能以大压小啊,我不能光听你的一面之词,你徒侄有不同的说法我也得参考,你怎么说我怎么听,是不是有失公允?”于和道。

“好好好,老三,我辩不过你,你徒弟能说,我徒弟也在现场,你是不是也听听我徒弟怎么说?”

雪竹莲说完看了一眼上官风,示意徒弟发言,上官风脾气火爆,见夏遂良瞪眼瞎白话,早已经忍耐不住了。老剑客跳出来指着夏遂良鼻子就骂:“夏遂良,你个卑鄙的小人,纯属混蛋王八蛋,明明是你包庇昆仑僧扣押夏侯仁,事情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怎么话到你嘴里就变味了?我看你纯属没理辩三分。当时我也在场,潘秉臣劝说你释放夏侯仁,你也答应了,可你是怎么做的?你心口不一,反而拿夏侯仁做赌注,逼上三门、开封府与你比武。你敢不敢赌咒发誓,说一句谎话不得好死,天打雷劈。”

夏遂良泰然自若,给师父和雪竹莲施礼道:“师父,我说的句句属实,上官风和小剑魔他们早已串通一气欺压徒儿,赌咒发誓有何不敢,上官风你听好了。”夏遂良对着上官风说完,转身背对二人,抬起右手,三指指天道:“黄天在上,我夏遂良所说句句属实,此事全由上三门、开封府欺压碧霞宫所引发,与碧霞宫无关,口不应心,天诛地灭。”其实夏遂良心里在祷告,黄天在上,我说的这些话可不算。

夏遂良这一举动可气坏了上官风,恶面叟气地浑身发抖,目眦尽裂,咬碎钢牙。上官风没想到夏遂良能无耻到这种地步,老剑客头脑一热,飞起来一掌,寒冰掌夹带寒冰真气“啪”一声正揍到夏遂良后背上。这一掌揍了个结结实实,把夏遂良打出一丈多远,夏遂良哇一口鲜血吐出来。

就见夏遂良挣扎着抬起头对老师于和说道:“师父,您看到了吧,当着您的面他们就敢欺负徒儿,可想而知,您不在的时候,他们是何等的猖狂,何等的无理。”

这一突然变故让雪竹莲也措手不及,老圣人埋怨徒弟太鲁莽,明明有理的事,这一巴掌给打没理了。还有这夏遂良怎么没躲开?凭他的功夫不至于挨揍啊,雪竹莲老圣人正在思索,就听“啪啪啪啪……”声响起。原来于和实在忍无可忍,闪电般出手,蹿到上官风身前抬手扇了六个嘴巴,完事又回到自己的莲台之上。于和这一连串的动作在电光火石间完成,雪竹莲也没料到三弟能出手,上官风更没有反应,就见鲜血顺着嘴角滴滴答答往下淌,恶面叟一捂脸,瞅着三师叔,嘴角动了几下,没敢言语。

“大师兄,你徒弟也太放肆了,我替你教训教训他。”于和说道。

这时跑进几位小老道把夏遂良抬到后面治疗去了,咱得实话实说,夏遂良是故意为之,他知道上官风脾气暴躁,容易激动,所以故意激怒他。上官风动手,夏遂良早有察觉,不过他故意不躲,目的是为了给师父看,坐实大师伯一脉和二师伯一伙联合欺负碧霞宫的假象。夏遂良这一招苦肉计果然奏效,老师于和内心里已经完全站到徒弟这边了。

“好好好,三弟,你是不是有点过分啊,当着我的面打我徒弟,你这是在打我的脸啊,我看今天这理是没法辩了,跟你们也讲不出理。老三,我告诉你,你们莲花派、昆仑派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就是不对,以后我也不会再手下留情。”雪竹莲怒冲冲说道。

“好,大师兄,既然今天把话挑明了,那咱就说开了,烧我碧霞宫,杀我护法,毁我门人弟子这笔账怎么算?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代。”武圣于和也急了。

“交代什么?没做过的事怎么给你交代?至于你死去的门人弟子我看就是该杀,杀得还不够,以后不用再顾及你的面子了。我看你这当老师的,你这门户的领头人也是个不明事理的糊涂蛋,这么大岁数白活。”

雪竹莲老圣人脾气暴躁,说话直接,叭叭叭一顿雷烟火炮,劈头盖脸地冲于和打出去了。于和那受得了这个,就见他眼眉立起来了,二目圆睁,胸脯起伏,须眉皆炸。于和用手点指道:“好啊,雪竹莲,没想到你是这么看我的?从今天起咱俩恩断义绝,你带着你的人赶快滚出紫阳宫,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于九莲,你太小看我,走不走,什么时候走你说了不算。别以为你有两下子了不起,别人怕你我可不怕。怎么地?我不走你还要和我动手不成?”两人话赶话就顶牛了,互不相让,越说越僵。

说着说着,两人往起一凑就动手了。这两位都是圣人,可以说是练武的祖宗尖,功夫太高,身法太快。上官风愣在当场,没想到师父和三师叔能动手,他不敢上前帮忙,也不能帮,毕竟师父和师叔身份、辈分在那摆着,自己一个晚辈能干什么。再说他也根本插不上手,就上官风这两下子,三两个照面准得重伤。武圣于和跟疯上人雪竹莲在紫阳宫内动上手了,二人你来我往就和两位神仙相似。于和使用金莲掌,武圣的金莲掌已经练到了极限,紫阳宫内遍地生花,金莲掌掌影如山,只要你在殿内站着就会感到压力重重,呼吸困难。雪竹莲使用寒冰掌,这是老师叶清风的嫡传武功,掌掌夹带寒冰真气,雪竹莲挥舞开寒冰掌,紫阳宫内气温降低了两度。打到五十多个回合,武圣于和三转两转躲到雪竹莲背后,把单掌一竖,说了句:“大师兄,对不起。”

话音刚落,耳轮中就听“啪”一声,就像晴天一个霹雳。再看雪竹莲飞出一丈多远“哇”一口鲜血吐出来,武圣于和单手一背,没再发难。上官风赶紧跑过去看老师,此时雪竹莲脸色刷白,目光有点发散,上官风赶紧给老师服下无极观自制丹药,雪竹莲这口气才缓过来。老圣人挣扎抬起头,手指于和道:“老三,你真行,金莲掌名不虚传,没想到今天你用到我身上了,百年之后我看你有何面目见地下老师。”

“罗逍,把你大师伯请到孤月楼休养,食物、药品、一日三餐不可缺少,谁敢违背我严惩不贷。”于和说完,罗逍带着几名小老道抬着软床把雪竹莲送到孤月楼休养,当然上官风也得陪着。

孤月楼在紫阳宫后山,这里有一个大湖,应该是休眠的火山口天然形成的。湖中央有个月牙小岛,岛子面积不大,栽种花草,岛上修了一座三层小楼叫孤月楼。意思是说这湖水就像浩瀚的天空,岛子像一轮孤月,岛子上的楼就起名为孤月楼,这里一般是武圣闭关修炼的地方。罗逍驾船把大师伯和上官风安排进孤月楼,留两名小老道侍候,转身驾船离开。这个大湖方圆十几里,水温很低,没有船你就是水性再好也游不出来。从此雪竹莲和上官风被软禁在孤月楼,一日三餐都有专人伺候,雪竹莲伤势很快就痊愈了,毕竟老圣人功底深厚,还有一点武圣于和手下留了情了。

再说冰山北极岛无极观,诸葛元英留守处理观内事务,一晃老师带着师弟离开无极观已经三个多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诸葛元英本想只身前往紫阳宫看看,可又一想自己位低言轻,一旦老师真出事,凭自己的本事很难救老师脱身,所以他才远赴峨眉山找二师伯出面去紫阳宫探探情况。

诸葛元英到了峨眉山见到二师伯把情况一介绍,普渡就是一皱眉。普渡知道大师兄的脾气,更了解老三的性格,他俩见面谈崩的可能性非常大。本来普渡也准备去一趟紫阳宫,毕竟徒弟回来禀报情况,说碧霞宫毁了,老圣人担心三弟想不开,做事偏激,那样的话上三门、峨眉派和莲花门、昆仑派间的矛盾就再也解不开了。普渡已经计划好了,会同大师兄一起去紫阳宫见三弟,没想到大师兄先行一步。今天普老剑客得知大师兄三月未归,心内着急,立刻就答应了徒侄诸葛元英的请求,就这样普渡带着夏侯仁下了峨眉山,赶往八卦山紫阳宫。

普渡见于和又会发生哪些事?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朋友们可以关注龙虎风云会续集合集,一章接一章畅快阅读,不用来回翻找[呲牙]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ituxiezuo.com/34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