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与言者无二三的前一句,可与言者无二三原句

小说第七回,王熙凤和宝玉去宁国府赴宴,恰好遇见秦可卿的兄弟秦钟,傍晚掌灯时分,宁国府派了焦大送秦钟回家。谁知,这个焦大喝醉了,引来一段醉骂。焦大的这次醉骂,揭开了宁荣两府败落的内幕,也从中折射出许多的社会问题。

第1章

焦大是何许人也?书中有交待。

尤氏叹道:你难道不知这焦大的?连老爷都不理他的,你珍大哥哥也不理他。只因他从小儿跟着太爷们出过三四回兵,从死人堆里把太爷背了出来,得了命;自己挨着饿,却偷了东西来给主子吃;两日没得水,得了半碗水,给主子喝,他自己喝马溺。不过仗着这些功劳情分,有祖宗时都另眼相待,如今谁肯难为他去!他自己又老了,又不顾体面,一味的吃酒,一吃醉了,无人不骂。我常说给管事的,不要派他差事,全当一个死的就完了。今儿又派了他!

贾府发家是因为军功,焦大跟着太爷们上过战场,拼过命。当年他跟随贾演兄弟俩出征打仗,立下功劳。从死人堆里救出主子。有这样的功劳,可以想象,当年宁公在世的时候,焦大确实是被另眼看待的,他自己也因为这个功劳而有些骄大,这是不少功臣的通病。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老的死了,换了下一代当权,这个新主人就未必能像老主人那样对待老人了。越往下一代,越是这样。所以,许多功臣们没有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仍然是居功自骄。自然惹得新一代主子的厌恶。焦大自己老了,居功自傲,又喜欢吃酒,老躺在功劳薄上,终将被遗弃。

对于贾家新主子而言,如此功劳的人物,不能好好给予位份,待遇上不能厚养,还派他一个老人家干夜里送人的差使。确实该骂。焦大的年纪有多大呢?贾母的丈夫是贾家富二代,贾母曾说,她嫁过来已经有五十四年了。以此推算,焦大已经是六七十岁了。无论什么年代,这个年纪都是应该安享晚年的时候。焦大对贾家是有恩有功的人,如今落得如此下场,也确实凄凉。不是对待一个有功之臣的正确做法。对内,别的仆人看到焦大的待遇,也就会心冷,做事以不炒掉为原则,实在不必卖命。最是无情帝王家。

小说中有一句批注:有此功劳,实不可轻易催折,亦当处之道。厚其赡养,尊其等次,送人回家,原非酬功之事。所谓汉之功臣,不能保其首领者,我知之矣!

这里的汉之功臣,可能是指清朝的汉族功臣,也可能是泛指。满清时,满、蒙、汉,汉族无论是什么情况,社会地位都是最末等的。汉人当中又分,包衣,投降的北方汉人,先被征服的北方汉人,后被征服的南方汉人,征服后抵抗又遭到镇压的部分地区汉人,等级越低,越被防范,控制越严。对有功的汉人包衣,也只是当成干活的工具使用,只给你荣华富贵,对待牲口一样,给足够的草料,可以让它们更好地干活。其实,不只是满清,历朝历代也都是如此。从汉高祖刘邦,再到满清朝,功臣们只要稍微表现得骄傲一点,就被统治者以各种理由,把“骄大”们解决了。

凤姐道:我何曾不知这焦大。倒是你们没主意,有这样,何不打发他远远的庄子上去就完了。

宁国府人多口杂,既然这个焦大如此“骄大”,不服从管理,那么把他远远地打发走,这不就完了?!实在不行,可以让他在田庄上“病死”,或“正常死亡”也就行了。这是王熙凤的手段,她有这个杀伐决断。尤二姐的未婚夫张华,她都派人去杀死他,免得以后给自己惹祸上身。

第2章

焦大这一夜吃醉了酒,他是如何醉骂的呢?

那焦大恃贾珍不在家,即在家亦不好怎样他,更可以恣意洒落洒落。因趁着酒兴,先骂大总管赖二,说他不公道,欺软怕硬,有了好差事就派别人,像这黑更半夜送人的事,就派我。没良心的王八糕子!瞎充管家,你也不想想,焦大太爷跷起一只腿,比你头还高呢。二十年里头的焦大太爷,眼里有谁?别说你们这一些杂种王八羔子们!

焦大的粗口是极其贬低性和侮辱性的言词。焦大骂完赖二总管,又骂贾蓉。

哥儿,你别在焦大跟前使主子性儿。别说你这样儿的,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和焦大挺腰子呢。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就做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个家业,到如今,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不和我说别的还可,若再说别的,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

焦大骂出了所有躺在功劳薄上的老功臣的心声。在封建社会,这是忌讳。好处,只能领导给,你不可以自己要,更不可以去逼、抢、威胁着要。所以,像焦大这样的功臣,多半会被第一代给清除掉,否则会给后代带来无尽的麻烦。比如刘邦清除韩信、英布等开国功臣,和吕后夫妻两个,一唱一和,一个红脸,一个白脸,替儿子刘盈将他们一一的打扫干净。不要说旧社会,就如今,如果像焦大一样,自恃有一些功劳,为公司作出了这个贡献,那个贡献,以为有资本向领导要东西,要求加薪、升职,也是令领导非常痛快的。最让领导反感的是“居功自傲”,不懂分寸。

焦大在新主人面前,成为可有可无的人,他本人还不自知,甚至还躺在功劳薄上喝酒骂人呢!实在可恶!这让新主子怎么忍?

焦大的遭遇,折射到赫赫扬扬了百年的贾府,又何尝不是如此?老皇帝活着的时候,你也许没有问题;可一旦老皇帝走了,如果还想继续获得恩宠,就要获得新皇帝的认可。巴结奉承,甚至为他立功。谁才是接班人?东宫太子似乎比较稳妥,但也不一定。李世民就不是太子。所以,找准哪位皇子有机会上台,事先巴结,为以后铺路,并且维护好所有皇子的关系,似乎是比较好的出路。不过,只要你有所偏重谁,实际上就和他的对手结怨了;你如果和谁都一样,你实际上就和谁的关系都不好。现实告诉我们,到了一个层次,你必须选边站,但历史一再说明,选边站是很难的事情,一旦押错了宝,有咎的可能性就非常之大。政坛不倒翁,历史上也只有冯道。这要很高的修养功夫。

焦大的最后一句“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是什么意思?有一条批注:书香门第,百年世家,竟然有这等没规矩的老奴,是天大的笑话。这是作者借醉汉说反话呢,把“反心”表露无疑。焦大是贾府的奴仆,如今对贾府没有用,却有了反心;那么贾家之于皇上呢,也没有用,而有反心否?贾府没有人才可以为国分忧,如今还执迷于皇恩加身,权力依附,忙着选边站。一旦选错了边,失了宠,不就是躺在祖宗劳功薄上的“焦大”吗?

“焦大”们应该怎么做呢?五代时期官场不倒翁冯道已经给了世人榜样,尽管很难,有个榜样,总比没有强多了。

冯道生活在政治混乱下的五代,历仕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四朝十帝,除唐庄宗外,都是宰相身份,可谓身居高位,人称官场“不倒翁”。后世却很多人骂他,欧阳修甚至骂他“无廉耻”,说他辱没了读书人的气节,有奶便是娘。南怀瑾先生曾为冯道作过一次辩护,我觉得先生说得很有理。因此,简略概括一下先生的观点。

当时中国乱了七八十年,皇帝换来换去,非常乱,而且是边疆民族,当时称胡人。冯道在这样一个乱世,每换一个朝代,当政者都要请他去辅政。

冯道在政治混乱局面能成不倒翁,至少能做到不贪污,使人无法攻击他;而且其他的品格行为方面,也一定要炉火纯青,以致无懈可击。从他留下来的诗作《偶作》《天道》《北使还京作》等来分析,冯道认为,自己只要心地好,站得正,思想行为光明磊落,那么“狼虎丛中也立身”。他了不起的地方 ,在五代这八十年大乱中,对于保存文化、保留国家的元气,都有不可磨灭的功绩。为了顾全大局,背上千秋不忠的罪名。由他的著作上看,他当时的观念是:向谁去尽忠?这些家伙都是外国人,打到中国来,各个当会儿皇帝,要向他们去尽忠?那才不干哩!我是中国人啊!他说狼虎丛中也立身”,他并没有把那些皇帝当皇帝,而是视他们如狼虎。

纵观冯道的一生,清廉、严肃、淳厚,度量当然也很宽宏,能够包涵仇人,能够感化了仇人。能在大风大浪中站得住,的确是值得我们学习和研究的。

第3章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言者无二三。

焦大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乱嚷乱叫,说,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众小厮听他说出这些没天日的话来,吓得魂飞 魄 散,也不顾别的人,便把他捆起来,用土和粪满满的填了他一嘴。

宁国公的嫡长孙就是贾珍。贾珍的所作所为,焦大都知道。焦大认为,宁公子孙,一代不如一代。这一点,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观点也是相同的。焦大骂的时候,给贾珍还是留了情面的,没有直接说出他的名字来,这就是“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这里有一条批语说:人人都有护短之心,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言者无二三。这就是我们中国人讲的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批注人认为,石头把家事用这样的方式,展现在小说里,很巧妙,也很伟大。也就是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了。

很多读者总觉得《红楼梦》难读,因为作者的写作手法,“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言者无二三。”前八十回都好好的,为什么偏偏八十回后的稿子就都不见了?依当时的文字狱的环境推测,作者肯定在八十回后里,贾家的败落,抄家等,写了当时的时事、实事,尽管作者很懂写作手法,有一真,就有一假,把真事隐去,用假语存下来,假作真来,真亦假。不过,再怎么隐藏,发生在当时的事情,总是有迹可寻的。


在这一段,还有一条批注:
放笔痛骂一回,富贵之家,每罹此祸。什么意思呢?历史上,大家世族,都是以内部的乱伦为导火索,而导致最后的覆灭。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这类事件都有记载。


在贾家而言,“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也就是说,虽然种种不肖事件发生在荣国府,但是罪头祸首,却是宁国府。

这里的乱伦事件说的是什么呢?爬灰和养小叔子。爬灰,是指公公逼奸儿媳妇。众多读者都认可贾珍逼奸秦可卿。作者原本也就写了这件事的,有一回目是“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后来改成了“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由上吊自杀改成是病死的。是因为有一个叫“畸笏叟”的批注人,因为秦可卿死前托梦给凤姐,让她筹划家族败落时的出路。他因为怜惜秦可卿有这见识,让作者把她的死因,作了删改。因为文本有删改,就有些矛盾不清令人疑惑的地方。比如,秦可卿的两个丫头,主人死后,一个碰头自杀,一个做了她的名义的义女,在丧事上,为她摔盆。发生了什么事,她们非要这么做?还有,天香楼里设置的道场,等等。

养小叔子指的又是谁呢?有些读者认为是王熙凤和贾蓉。我却不这么认为,我认为也是指秦可卿。王熙凤和贾蓉是两辈人,贾蓉是侄子,非小叔子。凤姐的小叔子,书中交代的,亲的有宝玉、贾环、贾琮三个,贾琮太小,才几岁呢;贾环是赵姨娘的儿子,常被她教育,根本不可能;宝玉的母亲是阿凤的亲姑姑,也不可能。不亲的出现了一个贾瑞,这个贾瑞勾引过阿凤,被她布下圈套,最后死了。这说明王熙凤虽然厉害,在这方面,她倒是清白、端正之人。

第二十一回,也有说明。贾琏对平儿说,她防我像防贼似的,只许她同男人说话,不许我和女人说话;我和女人略近些,她就疑惑;她自己不论小叔子还是侄儿,不管大的小的,说说笑笑,就都可以。以后我也不许她见人。平儿回他,她吃你的醋,可以;你吃她的醋,不可以。她原本行得正,走的正;你行动便有个坏心。连我也不放心,别说是她了。最了解凤姐的,莫过于平儿了。


秦可卿则不同。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这是宝玉在太虚幻境,警幻仙姑处看到的金陵十二钗正册,关于秦可卿的判词。这个判词里面,画着高楼大厦,有一个美人悬梁自缢。这也和后来”淫丧天香楼“可以呼应了。可见,作者改了她的死因,但第五回的判词却没有改动。在宁国府中,秦可卿有没有小叔子?有,贾蔷就是,而且还是贾府正派子孙,书中也有交代,贾蓉称他为兄弟。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ituxiezuo.com/3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