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玉食什么意思,锦衣玉食什么意思啊

屋内停着一辆崭新的28永久自行车,这应该是顾晋怀郭向东买的。

温禾只是撇了一眼,佯装露出一副高兴的样子,“太好了,以后出门就方便多了。”

心里想的是,自己骑的话,座位是不是要调低些。

顾晋怀带温禾去了边上一个房间。

一进去温禾就知道这是主卧,里面有张双人大床,上面铺着红色崭新的铺盖。

墙边还有带镜子的大衣柜,屋里还有台全新的缝纫机,地面虽然是水泥的,却收拾的很干净。

这样的摆设在这个年代已经很不错了。

“我们买的衣服带现在也不到穿的时候,带到乡下也没地方放,你可以把它们收拾起来挂到柜子里。”

顾晋怀进来的时候把那两个大包也拎着进来了。

他把包放在地上,衣服拿出放到床上。

那些不适合拿回去的他都挑了出来。

有些东西都是他借着包的掩护从空间里拿出来的,东西不是温禾收拾的,温禾自然一无所觉。

温禾之前买的时候就是囤的,听顾晋怀这么一说觉得很有道理。

而且她也察觉出来了,顾晋怀这是有意让她留在房间。

于是她说道:“你去跟你朋友说说话,我在这收拾。”

顾晋怀觉得温禾懂他,跟他很有默契。

他走出房间,郭向东正站在院子中间等他。

郭向东说道:“晋怀,你的资料我递上去,已经通过申诉了,很快就能回城了,你有什么想法没?

其实你们家的问题并不大,你父亲,你爷爷都是爱国商人。

顾家的资产解放后都捐给了国家做建设,这些申城的人都是知道的。

要不是你舅舅那份举报信,估计那些人也不会你。”

顾晋怀清楚这些事,“我知道,是我们家后墙起火给了别人有机可乘,他们无非是想要我们剩下的那些东西。

当初捐出去,只给我们这些后人留下了少部分的房产,只为日后生活有个保障。

爷爷当时也说了,就算我们全捐,还是会有人怀疑我们私藏的。”

那些明明是顾家祖辈几代人经营得来的,就算真留下点那也是无可厚非的。

大运动一爆发,有心人不相信顾家会如此大方,一直认为顾家手上还有东西。

顾晋怀舅舅的那封举报信正好给了有心人机会,只是这些年除了把顾晋怀弄到乡下,也没找到顾家留下的东西。

现在东西已经在顾晋怀的空间,他们更是找不到了。

“我还不打算回去,我媳妇是我下放那个村子里的,以后就算不回来,我也想为她做点事。

为了跟着我,她和家里人决裂了……”

顾晋怀把他们想帮村里种果树,培植菌菇的事说了一下。

郭向东还是第一次听他说起这事,“这事能成?”

他也前所未闻,替顾晋怀担心。

郭向东的父亲是受了顾家恩惠的人,当年若不是顾家资助,郭向东也不可能去部队当兵受到重用。

他现在虽然只是在镇上派出所,但实际是上面博弈的一颗棋子。

郭向东站队准确,也有顾晋怀的提醒,所以对于顾晋怀的事,他都会力所能及的给予帮助。

顾晋怀也不瞒他,“肯定能成,我们这次去省城还找到了不少书籍,且省城农业大学的教授有这方面的研究,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

“可现在这局势还不稳定,你要出头的话,会不会再次连累你?”

“不会,以后形势只会越来越好,你我一定要相信国家,我们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

郭向东感觉到了他的骤变,“晋怀,你变了很多!”

他记得顾晋怀以前虽然没有抱怨,但身上一直有消极颓废之色。

以往都是郭向东劝他的,想不到今天顾晋怀会说出这番话来。

“我现在成家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得过且过,总得为她打算。”

郭向东跟自己的妻子是家里撮合的,没见过几次面,不反感,凑合在一起过日子,没有顾晋怀那种浓烈的情感,所以也不理解他会为一个女人改变。

不过好友身处黑暗,心向阳光的变化他还是很高兴的。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

顾晋怀还真有事要他帮忙的,“你能不能弄到木屑?还有棉籽壳,生石灰,红糖……”

他说了几样重点的,从身上拿出一张清单出来,“这是菌菇培植需要的一些原料。”

郭向东看过后说道:“木屑,家具厂,木材加工厂都可以买到,这都是些引火的废料,你花钱买,人家肯定乐意。

棉籽壳要去产棉的地方买,也要不了多少钱。

另外的那些东西我还要打听一下,现在供应没以前那么紧张,量不多,我可以弄到,太多的话还是要托人找关系。”

顾晋怀听出来了,这些对于郭向东都不是问题。

他说道:“先给我弄一部分来,我培育出菌种,有了成果,跟上面反映,可能得到扶持,到时要这东西应该也要方便一些。”

郭向东早知道顾晋怀不简单,“还是你有想法,三天后我把东西给你送来。”

顾晋怀现在的身份没问题了,就是他把东西送到秀水村也不会有影响。

“对了你还住那个茅草棚?”郭向东倒不是嫌弃,是心疼他。

一个锦衣玉食的世家公子,沦落到那种地方,吃尽了苦头。

同时对温禾的认识也更深刻了些,能不顾顾晋怀的窘境嫁给他,也是要勇气的。

两人谈妥后,顾晋怀给了他五百块钱,让他先离开了。

顾晋怀回房间的时候,温禾已经收拾好了东西。

两个包里除了几双袜子,几袋卫生巾,就是书籍。

顾晋怀重新换了两个不大的袋子归整了下,把一个袋子挂在自行车横梁上,另一个袋子绑在后座的外侧。

顾晋怀拿了他的一件旧衣服,折小夹在车子后座。

回秀水村的路有点颠簸,骑车的好一点,坐在后面的可要受累了。

温禾看到他的举动,感叹他的细心。

“我们现在就回秀水村?”她问出后也觉得自己有点多此一问。

顾晋怀看着她,“你要想在这里洞房花烛,我也是愿意的!”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ituxiezuo.com/3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