铿铿锵锵怎么读拼音,铿锵_怎么读

寝室长彻底傻眼了,心里咒骂自己这帮室友真不是东西,太不够义气了,这不是把自己往火架子上烤吗?

擂台上对战的狠人,是个大力士,是个拳击师,他不使用剑,两只手掌戴着皮实红黑色的拳套,手背一面的拳套表面还有两排活动的尖锐短小钢钉。他的拳套可以很好帮他硬接对手攻击过来的刀剑,并且实施反击。从他刚才对战的表现来看,他在速度和力量方面都很出色,能够快速移动到对手身边,贴身近战,从而打败对手。看他修为已经达到练气期三四层的水平。

拳击力士悠闲地用自己双拳对攻两下,好像根本没把寝室长这个对手放在眼里。

寝室长连忙解释道:“别误会,我不是自己要上来的,是被我几个室友推上来的。我认输,我现在就下去。不好意思。”

围观的人目瞪口呆,很不满寝室长的做法。向他吹口哨、做鄙视的手势,“搞什么鬼啊?上来就要下去,有没有搞错?”

“别怂,干他啊。怎么碰到这么个大怂比,比划都不敢比划一下,真踏马丢人啊!修仙门派哪能有这样的弟子,就是一个软蛋!”

“我看他哪里是个软蛋,他压根就没有蛋,说不定是个天阉之人!哈哈~”

即便如此,寝室长仍然想下擂台,丢脸跟逞一时匹夫之勇却要挨一顿毒打,哪个强,寝室长还是能分清的。陆云一帮室友却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假装不认识他。

正当寝室长还有几步就要离开擂台区,拳击力士一阵风冲到他跟前,一只手一把抓住他的肩,语气生硬地说:“来都来了,我的擂台,你想上就上,想走就走,你不怕丢脸,我还嫌丢人!看看观众们都不答应!”

“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跟我好好比试一场,二是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叫我三声爷爷,我就放你下去。你自己选吧!”

寝室长本来听到还有第二个选择挺高兴,当听完后,脸色立马变得严肃起来,他一只手拨开拳击力士放在自己肩上的手,义正辞严地说:“拿开你的狗爪,想让我给你磕头,痴人说梦,你叫我爷爷还差不多!打就打,真以为我怕你啊!”

“很好,等会儿希望你的功夫和你的嘴一样硬。”

“切,我是吓大的啊。”

两人走到场中间,裁判刚说开始。“咻”地一声,拳击力士像鬼影忍者一样欺身寝室长跟前,黑虎掏心,寝室长还没反应过来,已是遭了一记毒打,发出一声“哎呀”,他立马要拔剑,一拳打在他刚要抽剑的手背上,抽不出来,还手指撞击剑柄生疼要断。接着就是被拳击力士一连串呼呼哈嘿,揍得鼻青脸肿、皮开肉绽。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最后,寝室长像是一个被玩坏的皮球被拳击力士冲天一脚狠狠踢出场外,滑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这就是说最狠的话,挨最毒的打?

陆云一帮室友都不忍心看寝室长惨样,他也被两个场务抬了下去。

一个平时少言寡语的室友看不下去了,气愤地说:“真是太欺负人了,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下这么重的手!一点人性都没有!”

拳击力士在台上不以为耻,还得意洋洋地说:“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还有谁敢上来挑战我?”

这下彻底点燃了室友寡言兄为寝室长讨还公理的心,寡言兄个头在一帮室友不算高也不矮,样貌普通,还有些清瘦,平时也不怎么爱表现,今天他一个空翻飞上擂台,大义凛然地说:“我敢!”

他手持长剑背在身后,身体站得板直,还真有一股大侠的气概。这出乎陆云一帮室友的意外。

拳击力士轻蔑地说:“又来了个不怕死的。”

随着裁判喊开始,拳击力士又是依靠自己超快的速度来到寡言兄身前准备再来一发黑虎掏心,几个围观的室友低下了头,不忍心看。陆云却觉得这场会跟上一场不一样,他和寡言兄虽然交流不多,但他以为寡言兄从来不是一个莽撞、意气用事的人。

只见寡言兄一吸肚子,人也往后仰去避开他的拳头。拳击力士见一击不成,又快速朝他出拳,寡言兄的身体却像是水蛇一样灵活,闪来闪去,拳击力士就是很难打中。拳击力士想硬刚对轰,寡言兄却是有意避开重击,轻轻交手过招。

拳击力士便一次又一次加快自己出拳的速度和力量,以求尽快击倒对手。可是寡言兄就是不给机会。半个小时过后,拳击力士累得有些气喘吁吁,观众也有人打哈欠了。寡言兄要出招了。

漫天剑花,急如瞬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剑圣传人在耍剑哩。拳击力士身上的衣服也跟着寡言兄的剑在挥舞而上下纷飞。

眨眼功夫,拳击力士就像是个被拔了毛的大公鸡,只剩穿着个有破洞的裤衩。众人哄堂大笑,拳击力士窘迫地双手捂着自己裆部火速逃离了现场,再也喊不出霸气的“还有谁!”。

正当陆云等人为寡言兄喝彩时,之前故意碰撞他们的老五却来到他们这个比赛场,他纵身飞向擂台,对寡言兄不屑地说:“雕虫小技。今天就我来收拾你们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外门弟子,我就是你们天生的克星。哈哈哈~”

陆云这帮室友看老五的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他就是来踢馆砸场子,就是存心要打压陆云这帮人的。开头说去别的比赛场,又暗中折返本赛场,当真是阴险。说到底,老五出现在这里主要是要修理陆云的,陆云这帮室友也算是无辜牵连。加上他们也瞧不起外门弟子,干脆一块教训得了。

看着老五有恃无恐的模样,他能和晏殊、王大富同班,想来他的资质至少是中品灵根。这下形势有些棘手了。

老五的武器并不是新手剑,而是一把铁锏。老五站在场中央一侧,却并没有一点急着出手、抢占先机的意思。他对寡言兄说:“别傻站着了,快来攻击我吧。”

寡言兄虽摸不清对方底细,不过两人已经对峙有两分钟,既然对方迟迟不肯出手,那他就主动出击吧。

寡言兄提剑就冲向老五,先给他来个剑术基础三连,试试他的底细。对方见自己攻来,竟丝毫不慌乱,没有立即做对战准备。让寡言兄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里犯嘀咕。寡言兄也管不了那么多,总要探探虚实,他没有放慢速度,抬剑至胸前就要快速刺向老五。

两人距离还有两米远的时候,噼里啪啦,天上陡然下起了砂石雨,那砂石有霹雳珠、板栗那么大,有的比牛眼还要大,密密麻麻就是兜头朝寡言兄疾速砸去。

寡言兄连忙挥剑疾舞,虽然有些吃亏,好歹从砂石雨中退了出来。

等寡言兄在后面站定,哪里是天降石雨,只有他一个人被砸,其他人啥事都没有。是法术,是老五施展的砂石咒。

老五得意大笑,说:“怎么样,我用我的砂石招呼你还过瘾吧?”

寡言兄吐了吐嘴里土屑,不屑地说:“也只是雕虫小技而已。”

老五大怒,嘴里蹦出两个字:“找死!”

在练气期能够熟练使用基础的法术,至少修为在练气期四层。而寡言兄还没有施展过法术,修为应该在老五之下。一个修为低竟然敢轻视自己的法术,老五当然不会放过对方,必须让他为自己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

老五也冲向寡言兄,他的速度并不在寡言兄之下。两人腾转挪移,一剑一锏,铿铿锵锵,金戈交击,迸出电光石火。

近战寡言兄打不过老五,而想游斗,老五的砂石雨随时伺候,如此,要想打败老五,就必须靠近干倒对方,而近战又打不过,陷入死循环。

场中的战斗看起来还很焦灼,但是明眼人已经看出了寡言兄不占上风。室友们都捏紧拳头、咬紧牙关,悬着的心都提到嗓子眼,真希望寡言兄能够大展雄风,干倒这个王八蛋,给兄弟们出出气。

陆云低声说:“阿青就要输了,大家做好善后准备。”

一室友生气质问道:“陆云,现在是战斗紧要关头,你怎么能说这么泄气的话,难道你不想教训对面那个王八蛋?”

陆云于是闭口不言,他看到了阿青握剑的手已经三番五次被老五的铁锏重击剑身而震得发麻生疼,特别是手掌虎口处,握剑都握不紧了,全靠他的精神毅力强撑着。

室友的质问刚说完,老五已知阿青是强弩之末,发起凌厉攻势,他冲至阿青近处,先是再次施展砂石咒,消耗阿青所剩不多的体力,又分散他的注意力。在阿青挥剑抵挡砂石雨的时候,老五已闪至他的背后,二话不说,铁锏也立马被他干净利落、聚集全部力量重重砍向阿青肩背。阿青感到背后的杀意,反手挑剑抵抗,他还没来得及完成这套动作,老五的铁锏已是蛮力地打在阿青手臂上,顿时一声喀嚓骨折,阿青发出痛苦的尖叫声,手上的剑“哐啷”掉落在地。

胜负已分,老五却并未住手,他有心趁着裁判还没公布胜负的间隙,丢下手中铁锏,双手一把抓起阿青双肩,猛地向空中一抛,双手又抓住阿青的双腿使劲转圈圈,然后向场外狠狠地抛出。

可恶,其心之歹毒令人发指。利用切磋的机会却出手如此毒辣。

陆云本不想提前暴露自己的实力,因为他知道自己虽然已经有了练气期四层的功力,或许能打败王富贵一两个手下,但是想对付王富贵还是完全没有胜算,他需要韬光养晦,直到他不再惧怕王富贵这些人,有足够的实力战胜他,或有自保逃跑能力。

陆云飞身上前,一把接住阿青,稳稳落在地上,将其交给同伴和场务照料。自己则立马飞落擂台区。陆云的眼里布满杀意,面前的老五不配为人,血债血偿,陆云一定要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老五见陆云上来,满不在乎地说:“哟,这不是靠劈柴才侥幸进入外门的陆云吗?你以为你瞪着一双眼睛我就会怕你啊?我告诉你,羊就是羊,永远也成不了狼。刚才是你同伴,现在你自己送上门了,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陆云不屑地说:“啰嗦,莫非你认为自己是只狼?而我看到的,眼前只有一只疯狗,你妈妈有没有跟你说过,做狗的下场都是很惨的,特别是一只不听话乱咬人的疯狗!”

老五气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说:“好啊,牙尖嘴利的乡巴佬,马上我就把你打得连你妈都不认识!”

“好啊,那你等会儿可千万不要急着认输!”

“大言不惭,我会认输?谁给你的迷之自信?今天我非要你比你同伴还要惨!”

陆云也懒得跟他废话,他就是故意激怒他,自己一定要拼尽全力狠狠教训他。看他修为跟自己现在的修为水平差不多,应该都是练气期四层。陆云并没有必胜的把握,但是他内心滔天教训他的火焰熊熊焚烧。

沧浪剑法,侠之大义,越得其精要,遇见不平事,眼里更是容不得一粒沙子,就是要流血流泪做出牺牲,也要上。

剑意无限,剑浪冲天,杀杀杀,陆云满腔的恨意化作森寒的剑意,森寒的剑意催发出的剑气令人不寒而栗。与擂台中央距离一二十米远的围观人群都感受到了一丝秋凉。

陆云踏浪挥剑,还真有一点仙风道骨,像是乘坐一只水龙,怒啸飞驰而来。这阵仗,老五虽然有些震惊,没想到陆云也有练气期四层的修为。不过看他修炼的是水系功法,自己主修的可是土系功法,正好克他,而且自己可是中品土灵根,而他只是个伪灵根。

好你个陆云,装X装得够拉风的,马上我就把你这个纸糊的老虎撕碎!

两人距离迅速拉近,老五讥讽道:“真是个傻子,我修炼的土系功法天生克你,还敢在我面前搬弄水系功法。”

扑通扑通扑通!六月天像是下暴躁冰雹一样下砂石,如流星箭雨一般铺天盖地、四面八方不要钱一样砸向陆云。老五想阻止陆云靠近,并中伤他!

陆云立在水柱之上,轻挽剑花,水流如风贴合裹挟砂石,形成一人多高的水石相融的水管通道,砂石雨还在陆云周围漫天降落击打。

陆云一挥剑,吐道:“去!”水管通道上的砂石一时向外弹飞出去,趁此间隙,剑气纵横,细如发丝,却是削铁如泥,先行向老五射去。

老五一边快速闪躲,一边灌注铁锏灵力,挥舞抵挡。咻,一绺头发被剑气削落,脸庞顿现一条细长血痕。

老五还是第一次吃亏,他怒火中烧,举锏飞速冲向陆云,两人战至一处。这是本次擂台第一次全是练气期四层修为的弟子对抗。修为低的弟子都自觉往后退了退。

本来只是一个寻常的切磋比赛,被陆云、老五两个人搞得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不把对方骨头打断绝不轻易罢手。所以围观的人是直呼过瘾,看得是热血沸腾,比古罗马竞技场体验还棒。这是一场势均力敌、双方都起了杀意、打红了眼的比赛。

陆云气喘吁吁,手心手背皆是汗水。对方也好不到哪里去,满头大汗,越战越心惊。谁说同是练气期四层,土系就天生克水系?

陆云虽然累得想立马躺下来休息,但是阿青刚刚悲惨的遭遇闪现在他脑海,去死吧,狗杂碎!

无边的恨意无限激发出陆云身体的力量,剑刃犹如鲸吸大海一样汇聚陆云身上传来的能量。陆云歇斯底里,一声长啸,迅如鹰击,一剑砍在老五不想死同样运尽全身力量挥出的铁锏上,铁锏一滞,老五向后倒退。陆云这一剑的力量竟然比修炼土系功法的老五强。

陆云又连挥几剑,大喝一声,剑星斩!犹如几道重叠的十字斩,聚集陆云最后的能量杀向老五。老五铁锏应声断成几节,全身被几道剑气划破血肉,想站着都无力。

陆云犹不解恨,拼尽全身最后一丝力量,冲至老五跟前,一只手一把抓住老五胸口,另一只手狂扇老五的脸。口里满是愤怒,喊到:“让你欺负弱小、让你欺负弱小……”

也不知道抽了老五多少巴掌,陆云自己手掌都抽肿了也浑然不知,他要给阿青、自己讨回公道。直到最后自己实在没力气抽不动了,才放开老五。而老五像只要咽了气的老狗瘫软落在地上。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ituxiezuo.com/30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