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故事梗概200字,红岩故事梗概200字左右

吴迪君 赵丽芳 长篇弹词《金陵杀马》54“马贼毙命”

(你可以通过喜马拉雅搜索本回书的录音)

红岩故事梗概200字,红岩故事梗概200字左右

【故事梗概】彭玉麟看过李桂兰的状纸,就带着去见奄奄一息的马新贻,想让马看了,口眼好闭。谁知马新贻睁眼一看,知道是李氏的笔迹,就伸手想夺过状纸往口中吞了。彭玉麟见状就对着马当胸一拳。马新贻哪里经得起这一击,当即呜呼哀哉。接着彭玉麟就在总督辕门提审周国瑞,接着又提张文祥上堂。

【细节梳理】漕运总督张子藩取过李氏身上的状纸,彭玉麟和总位官员围拢来一看。不得了,原来马新贻欺兄逼嫂,抛赃陷害,还投降太平军,两次叛反,大清国法欺能容忍这样的败类。彭玉麟为人比较正直,就开口大骂,马新贻混蛋,真是猪狗不如的畜生。丁日昌等一批追随彭的官员也跟着骂起来,唯有马手下的那些人不敢吭声。

彭玉麟想,应该把这张状纸拿给马新贻看看,看了之后好让他快点闭上口眼,这倒也是好心。谁知马新贻睁开眼睛,模模糊糊发现是大嫂李桂兰的笔迹,也顾不得仔细看内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伸手来抓,想赶快把状纸吞下肚去,以毁灭罪证。彭玉麟没想到马还有这一手,连忙把状纸移开,伸手对着马就是一拳。彭是个文武双全的官员,奄奄一息的马新贻怎能经受得起这一拳,当即气绝生亡。彭玉麟对着众位大人解释说,我见马帅活着难受,故意给他一拳,让他爽快地结束生命。于是就命小江北上街准备棺枋、寿衣等物件。马贼入棺成殓等事一一从略。

再说彭玉麟一面写奏章向朝廷报丧,一面就在总督大堂提审嫌疑犯周国瑞。周国瑞是个十足的书呆子,吴老师称他“十三点”一点也不为过。今天校场发生了刺马案件,他竟一点还不知道,直到现在被送至总督辕门审问,他还以为只是小事一桩。所以彭玉麟问他时,他还是一口咬定,校场发生的事是他命李武吉(张文祥化名)干的。彭见他有点痴呆的样子,就问,你说的究竟是什么事?周回答,因为给马大帅送手本必须是果什哈以上的级别,所以他要这位恩兄,冒充果什哈去给大帅送手本。彭玉麟这才告诉他,马大帅已被这个果什哈刺死了。这时周国瑞才恍然大悟,自己是被这个恩兄利用了,于是大呼冤枉。接着就把自己怎样从家乡买了一个候补知县,又怎样来到苏州,候补了四年,花掉了所有家财,不得不到金陵来找表弟马新贻。又说了自己在客栈遇到了这个李武吉,才知道文祥被嫂嫂谋夺家产,不得已到金陵打算买个官衔,好回去报仇,夺回家产。因为听说我的表兄是两江总督,于是就资助自己,又是让我住客店,又是拿银子给我日常开销。他还自愿当我的二太爷,不过几次去总督辕门,都没有见到大帅,今天他扮成果什哈的模样,替我传手本,谁知是他预谋的。彭听了觉得周所述可信,但即使这样,周也难逃一死。又问周,刺客有没有别的同党?周国瑞在客栈一直备受店小二欺负,所以就回答有同党一名,他就是“必中状元客店”的跑腿小二,于是彭玉麟就命人去抓小二,又把周国瑞关了起来。

接着彭就提审了张文祥,张文祥到大堂,众人一看,这个刺客虽然面孔难看(知道他是为了行刺,自己毁的容),却是英雄气概,十分威武。进了大堂也不肯下跪。彭玉麟问他为何不跪?他说,我只能给三种人跪,第一对天下跪,第二对地下跪,第三给自己的爹娘下跪。彭玉麟见他如此一条好汉,也就不与他纠缠。

评:吴老师在说到周国瑞进大堂时,被差役们“三厾(音duo,即扔)三掼”。具体说来就是,先三堂扔到二堂,又从二堂扔到大堂,两次加起来只有“两厾两掼”,这是需要他解释清楚的。一般说到犯人上堂受审,都这样说法,但究竟是三次,还是两次,听客们搞不明白。

【唱词记录】

01′31″彭玉麟(吴):他是怒发冲冠恨难平,枉空朝廷一名臣。想你马谷山枉读圣贤书,两榜进士好出身,你是竟然五伦俱灭不像人。处州你末高官做,戴大红顶,想不到你曾经投降太平军,大忠臣原是个两朝人。毒毙恩兄陈金威,逼死弟妇王兰英,香魂一缕在湖心亭。你XXX,灭人伦,人参汤中暗藏春,奸污李氏少夫人。校场行刺乃是张文祥,要秦镜高悬来秉公论。那公保是义愤填膺心中恼,让他死而无冤赴幽冥。

评:一段唱篇,称谓混乱,前半段是彭玉麟的口气,后面几句却摇身一变,变成了李桂兰的口吻,中间又没有解释。

19′14″周国瑞(吴):是事叫我难周详,国瑞极天的大冤枉。我本姓周,家住在菏泽乡,在家门薄薄倒有田与房。与那马谷乃是中表义,那一年他要上京赶考少行囊,我资助他,他方能频步青云官运亨。我在家乡买了一个候补道,故到吴县乡,补了四载光,补得我倍凄凉。赤日炎炎我末金陵到,找寻一家大招商。囊拓空空无主张,幸亏恩兄大力帮,只为在家乡,要遇恶嫂似虎狼,鲸吞家财不应当,他一口怨气来到京邦,欲要买官来坐衙厢。闻说我国瑞今后高亲配,故而他资助我的雪花银,与我拿手本一起进衙厢,只要我弟兄相会,我坐衙厢,我助他报仇可以返家乡。

评弹史话】

红岩故事梗概200字,红岩故事梗概200字左右

张如君(1933-),弹词演员,江苏苏州人,张玉书之子。1948年初师从赵湘泉,年中改投凌文君门下,习《描金风》、《双金锭》,年底即单档演出。1951年与凌文君拼档,任下手。1954年与妻刘韵若拼档,任上手。同年参加上海市评弹演出组第九小组,在江浙沪一带巡回演出。1958年加入上海市红旗评弹队,任队长,次年入上海市人民评弹工作团(今上海评弹团)。曾先后演出长篇《描金凤》、《双金锭》、《落金扇》、《王宝钏》、《蝴蝶杯》、《三香花烛》等。说表以亲切风趣见长,擅起喜剧脚色。在现代题材书目《李双双》中所起喜旺,颇能传神。擅唱“夏调”,并在旋律及唱法上有所变化。能编创脚本,早年曾参与其师凌文君长篇弹词《金陵杀马》的编创,后改编《李双双》、《小城春秋》、《红岩》等长篇。与人合作编创的有中篇《水乡春意浓》、《春梦》、《假婿乘龙》、《暖锅为媒》,短篇《种子迷》、《黄昏恋》等。对传统书目亦能出新,如为《双金锭》末尾增补10回,使该书目内容大为丰富。所编书目,具衬托周密,结构巧妙,语言生动等特色。经其记录整理的《描金凤》演出本已由江西人民出版社在1990年出版;与刘韵若合作改编的《李双双》,由《说新书》丛刊1——2集发表。 (摘自《评弹文化词典》)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ituxiezuo.com/28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