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天荒什么意思啊,破天荒什么意思啊网络用语

Part.1

我做了个梦。

梦见陈寻和他的小青梅孟洁从小到大的情谊,梦见电影院他们暧昧相拥的背影,梦见雨夜共撑一把伞下紧紧相扣的手指。

也梦见了陈寻的心乱如麻,不明心意。

梦见了他来找我谈恋爱。

梦见了这其实是为了掩饰他不能宣泄出口的情感。

在他们的爱情路上,我成为了他们感情的粘合剂。我越爱陈寻,陈寻越爱孟洁。

脑海中陆陆续续闪过了几个片段。

这次孟洁泼我水,是因为吃醋。

而我,因为她泼水,想要找她要个借口,她答应了,约我在学校的爱情湖见面。

孟洁来赴约了。

但这恰恰成为了我被人唾弃的开始。

孟洁拒不认错,也不说理由。

“你是喜欢陈寻吗?”我问。

她的眼神躲躲闪闪,没有说话。

“可他是我的男朋友啊。”我气得想走。

她却拉住我了。

在我转头的一刹那,她突然落水。

“小洁!”耳边传来一声大吼,我被推倒在地,手掌被粗糙的水泥地蹭破。

我抬起头,陈寻出现在这里,他已经把孟洁救上来了。

“没想到你是这样恶毒的女人。”

后面……后面的一切……

我和陈寻分手了。

搞笑吗,爱情湖成了我男朋友和她爱情的开端。

或许是因为不甘心吧,我还是会去找陈寻。

“你为什么要这样…”

“玩玩而已。”他漫不经心的,甚至还听了一条语音。

“亲爱的,我想喝蜜桃乌龙茶三分糖不加冰。”

孟洁的声音。

我看着陈寻。

他耐心地回了一句:“好,但是要少喝,对身体不好。”

他回完消息后,看我还站在这里。

表情瞬间冷淡下来。

“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前女友。”

一切都是我自取其辱。

原来,陈寻也有温柔的时候,只是,对象不是我。

可是我不甘心啊,不甘心我的三年喂了狗。

我恨他,千方百计地阻挠他们的约会。

“没关系的,温姐姐只是太爱哥哥了。”

孟洁体贴地笑着,更显得我的泼皮无赖。

我就是个泼妇。

长此以往,陈寻和孟洁的感情更加深厚。

终于,在全校同学的祝福下,他们在一起了,金童玉女,谈恋爱即订婚。

而我,却时时刻刻遭到辱骂、压榨,最后上升至校园欺凌,所有人都讨厌我,想着欺负我。

可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为什么讨厌我。

一群人叽叽喳喳地讨论声中,我从天台一跃而下。

结束了我的青春年华。

我有预感,这或许是我上辈子的经历。

Part.2

四肢的冰冷被温热代替,混沌的意识回笼。

我动了一下僵直的身体,还未睁眼,便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阳光。

以及萦绕在鼻尖淡淡的消毒水的气味。

我适应了好一会儿才睁眼,从眼前冷色调的装潢中,我明白自己是在医院。

而单人间内,没有其他人在。

大脑的昏沉依然在。

我放空了自己。

想了想以后悲惨的命运。

如果这是小说世界的话,那我一定是恶毒女配吧。

注定太阳下作妖,在黑夜孤独阴沉。

但我不想。

我还年轻,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我有大好的前程。

我生来就不是为了衬托谁的幸福。

哪怕在别人世界里的配角,我也是自己的主角,努力地走到现在。

哪怕我很爱陈寻…

幸好,老天给了我改变命运的机会。

趁我还没有走到既定的轨迹线,我要及时抽身。

我给自己办了出院手续,走出医院,抬头看这灿烂的阳光。

风轻轻吻过我的面颊,数不尽的野草在努力生长。

一切都那么美好。

Part.3

打开手机。

刚好接到陈寻打来的电话。

“你人呢?”语气中的不耐烦好像凝成实质,我仿佛能看到他拧在一起的眉眼。

也许在以前,我会伤心的。

“出院了。”我畅快地答道。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儿,但又传来陈寻低低的责问。

“你不好好待着,你出院?”

“不然呢?我好了医生都说了我可以出院,为什么要待在医院里?”我反唇相讥,“你没事吧?陈寻。”

“……算了,随你。”

“滴滴滴……”

我忍不住挂断了他的电话。

从交往到现在,这是第一次。

如果真的有上帝操纵着我的意识。

那么上帝啊,就且看我如何离经叛道,不知悔改吧。

我回到家里,有点饿了。

爸妈都不在家。

我便切了点火腿烤面包吃。

烤面包酥脆的外皮有着独特的焦香。

一大口下去,满满的芝士。

很香。

对着空荡荡的房子,我想哭。

原先的我成绩优异,理综全年级第一。

遇到陈寻后,我满脑子都是他,满脑子都想着谈恋爱。

每次我考到高分的时候,陈寻都不太高兴。

为了他高兴,我几乎是荒废了我的学业。

到后来,他与孟洁双双考进a大,成为媒体称赞的“学霸情侣”。

而我,成绩只够得到a大旁边的职业学院。

爸妈为了我能上一个末流三本,到处托关系,我却毅然拒绝,上了职业学院,仅仅是为了能离陈寻近一点。

我有些呛着,喝了口水。

人生不是儿戏,这次,我要远离陈寻,远离孟洁,专心学习。

我打开抽屉,取出了那有些老旧的粉红色日记本,泛黄的纸页叙说着我对陈寻三年的欢喜。

我麻木地看着一行行少女怀春的文字,只觉得讽刺。

一簇火苗卷上了皮质封面。

我默然看着日记本的殆尽。

再见,我的青春。

Part.4

第二天,我回到学校。

破天荒,陈寻来找我了。

一开口就是质问:“你昨天挂我电话干嘛?”

我不出声,只是微笑。

陈寻气急败坏的样子,好像条狗。

看我无视他,陈寻捏住我的肩膀。

“哑巴了?怎么不回我话?”

我拂开了他的手。

“有问一定要有答吗?”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愕然。

熟悉吧,这就是你以前对我说过的话。

“我们分手吧。”

当机立断。

而陈寻则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你?你要和我分手?”

语气甚至变得刺耳。

“怎么了吗?没有谁离不开谁。”我淡淡地看他脸上闪过各种颜色,“难不成你爱上我了?”

眼见周围看热闹的同学越来越多,他开始急了。

“怎么可能?”陈寻暴躁起来,“分就分,以后别找我哭!”

啊,少年人真的好对付,随随便便一个激将法就上当。

或许是我之前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爱陈寻爱得要死要活,同学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刚一进班,班里七嘴八舌的议论声明显小了下来,不过看我没有什么反应,他们的讲话声又变大了。

我坐到位子上,拿出课本开始学习。

显然,课本上空白的纸页提醒着我,我已经缺了好多天的笔记了。

正当我苦恼该怎么办时,一本笔记被推到了我的面前。

我抬起头。

我记得他,他是全能学霸——萧何

与我的水平比较,他远胜过我,属于老天爷追着喂饭吃的类型。

只不过由于身体原因,他很少来上学。

我能当年级第一,也仅仅是因为他不在,捡漏罢了。

我看着桌角那本意大利纯手工牛皮本,心里有些蠢蠢欲动,却碍于当事人在场,不太好意思。

“你不看吗?”萧何侧头问我。

“看!谢谢你!”我忙伸出手去触碰笔记本,一勾,把它拉了回来。

翻开它,里面的笔记宛如板报一般好看,内容……看着有些吃力。

就好比我现在还是零基础的新人一样,没有上过课,死板的公式在我眼中就像是无趣的木头美人一般。

“唉。”在我第n次发出叹息后。

萧何再次看向了我。

黑曜石一般的眼有着柔光。

“不会吗?要不要我教你。”

语句丝毫不轻佻,带着礼貌的距离感,让我觉得很舒服。

“那拜托你了。”

……

“掌握了吗?”萧何讲完了我落下的所有课程,认真地问我。

他问的是掌握,不是会不会。

我在心里默想,逆推了一遍,确定已经掌握,点点头,郑重地道谢。

“谢谢你。”

Part.5

过了月考,下次就是高考。

这次月考,是我验收这段时间以来努力的标杆。

临近考场,我不免有些紧张。

萧何与我交叉走过。

“平常心。”耳边传来他淡淡的声音。

我深呼吸几次,进了考场。

心无旁骛。

月考出成绩那天,我猛灌了两大杯水,想要缓解一下焦虑的心情。

要是考砸了……

“一起去看成绩?”萧何接住我的第三杯水,我还来不及喝。

他看出了我的逃避。

“没关系的。”

萧何执意把我拉下去,扣住的是我的手腕。

真正的绅士,是刻在骨子里的尊重。

他仿佛洞察一切,对于我的短板,我的畏惧,明了于心。

这个心结,我必须过。

公告栏前,人影憧憧。

一路上听到的声音,报喜报忧。

我却忽的有了勇气。

萧何走在前面开路。

也会有人为我披荆斩棘开路。

那我怕什么?

我跟上萧何的步伐,终于挤到了成绩榜单前面。

第一名 萧何 总分:742

他果然很厉害。

我屏息,往下看去。

第二名 温楹 总分:735

……我做到了。

我把以前荒废的知识补回来了。

努力一定有结果。

那他呢,他第一名会是什么样的?

我向左看去,不由得呆住了。

那一刻,他微微弯腰,与我对视,阳光仿佛都被他的笑容收敛在一起释放,耀眼而美好。

“有自信了吗?温楹。”

“嗯…”我呆呆地应他。

他很少笑得这么……这么勾人。

“那就好好准备高考。”

萧何揉了一把我的头发。

我忘不了那日。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Part.6

萧何又离开学校了。

我总是会不自觉地看向他空荡荡的座位。

这几日,我也听得了一些事。

比如说陈寻和孟洁提前捅破了那层窗户纸,谈恋爱了。

比如说他们总是吵架。

也是,没有我的八十一难,他们不可能如上一世一般情比金坚。

知道了这些后,我竟发现我的心平静的起不了一丝波澜。

只是感慨一下曾经那么爱的一个人,也不过这样。

毕竟啊,现在,谁也阻止不了我上进。

高考如期而至,六月的天气稍稍有些闷热。

全市静音,汽车禁止鸣笛。

所有人,在这三天,都在为我们让步。

和煦的阳光穿过树叶的间隙,撒下一片投影。

盛夏的蝉鸣一声又一声叫唤。

“考试结束,请立刻放下笔,如有作答,将以零分处理。”

寂静的校园恢复了喧嚣,我信步走在林荫小道上,悠悠然然。

突然,陈寻出现在我面前,眼神带着疲倦。

“我们复合吧。”

?

?

?

有病?

我强忍心中的不适,缓缓道:“不了我配不上你。”

没想到这种简简单单的反讽陈寻却听不出来,他好像还很骄傲。

“没事,我看得上你。”

我还看不上你呢……

“你不是有孟洁吗?”我真想给他两拳啊,可惜我是文明人。

“嗯……”他的眼神开始躲闪,“孟洁…咳…她只是我的妹妹。”

……无耻啊。

我想说点什么,便看见萧何走来。

“萧何!”我唤他的名字。

萧何看到我了,步履加快了一些,走到我面前。

“……楹楹,这是?”陈寻脸都绿了,想要拽我。

“别碰她。”萧何半环住我。

“你是谁?凭什么抱我女朋友?”陈寻还有理了,开始大声嚷嚷。

一时间,讨论题目,讨论人生理想的同学们嗅到了八卦气息一样急促促赶来,题目啊,理想啊抛之脑后。

“诶?这不是陈寻吗?他怎么在这里?”

“你傻啊,一看就知道消息不灵通,我告诉你啊,陈寻和温楹有过一段。”

“那他们这是什么?”

“后面陈寻和他的青梅,孟洁在一起了,就是那个绿茶,喜欢哭的,陈寻抓到她和她另一个男朋友去开房了。”

“这就是他纠缠温楹的原因吗?”

“现在倒念着温楹的好了,果然是渣男,啧啧啧。”

……

陈寻的脸色愈发难看。

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也让他体会了被戳脊梁骨的滋味,不好受吧。

看到他这幅模样,我心里的快感止不住地涌上来。

“怎么了?”察觉我情绪激动,萧何虚揽着的手碰了碰我的肩膀。

我看向他,看向他分明的下颚角。

手按下了他虚揽在我肩膀上的手。

“别戳穿我……”

“嗯?”

我靠近一步。

萧何配合着我跟上。

“首先,我们已经分手了,我并不是你口中的女朋友,这是造谣。”

我直视陈寻的眼睛,他不敢看我。

“再者,你的女朋友是孟洁,不是我。”

“我和她分手了,我只爱你。”陈寻急匆匆解释道。

“其次,我有男朋友,他叫萧何。”我挽住萧何的手臂,萧何的肌肉瞬间绷紧,“哪里都比你好。”

“不可能!温楹,明明你最爱我了!”

“你从哪看出来我爱你了?我爱你什么?爱你在恋爱期间出轨青梅?爱你阻拦我学习的模样?”

或许是我眼中的嫌恶刺痛了他,他冲过来,手舞足蹈,像小丑一样比划着。

“温楹,你最爱我了…我也爱你…你看我和孟洁分了…温楹…再给我次机会…求你…”

人群的声音又大了起来。

萧何挣脱我的手臂,扣紧我的手,走到我前面。

“同学,请不要对我的女朋友性骚扰。”

陈寻激动地挥了一拳到他脸上。

“这是我女朋友!!我女朋友!!”

他似乎来了劲,又上来一拳。

这一次,萧何稳稳的接住了他的拳头,陈寻连手指头都在用力。

奈何不敌。

萧何甩开他的手,拿出丝帕擦了擦手指。

“我的律师团会给你答案。”

出校的路上,我的神情恍恍惚惚的。

律……律师团?!

“怎么了?”萧何问我,嗓音依旧温和。

“没……好厉害……”我收回神游的想法,摆出严肃脸,“谢谢萧同学乐于助人帮我拜托困境!”

萧何浅笑了一声。

“那温同学是不是得给我报酬?”

“啊?”我懵了。

“逗你的。”萧何说着,我松了口气。

但听到他下一句话时,我的心提了起来。

“温同学,要不要做我的only lover。”

!!!

我倒吸一口气,心止不住地跳动。

想着他一句话是“没事,开玩笑的”。

可是我迟迟未等到。

我悄悄看向他。

“想好了吗?”他问。

“嗯…”我的声音细若蚊呐。

“说什么?”

“想好了,男朋友。”

我望去,只看得见他的笑容张扬戏谑。

“嗯,女朋友。”

原来他听见了,好坏,居然逗我。

我观察了下四周,看看没人注意我的囧样,松了口气。

555~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Part.7

我和萧何约好一起在图书馆查高考成绩。

为了准时准点,我特意订了个闹钟。

“这么有仪式感呀。”他含笑。

“那当然咯。”我摸摸他翘起的呆毛。

到了时间,我迅速地打开网页开始查询高考成绩。

一眼扫过去,考的不错。

全省排名:第三名。

我故作严肃地关了网页。

“怎么样?”萧何问。

“……嗯”我环抱住萧何的腰,开始抽泣,“萧何……呜呜呜……我……我考的……呜呜呜……”

萧何一只手的掌心覆盖在我的手上,另一只手帮我拍着背。

“没关系的,我再帮你复习,明年一定可以。”

“可以上a大吗?”我抬起头,眼眶含着泪水。

他的指腹揩过我的眼,拂去了泪水。

坚定地说:“可以。”

我再一次环抱住他的腰,不禁笑了出来。

“其实,我考的还不错啦,全省第三。”

当即,萧何一副被骗身的模样,给了我几个脑瓜崩儿。

“唉哟——痛!”

报道那天,我站在a大的校门口,意气风发。

不负梦想,不负韶华。

我终究考到了a大。

活出了自己想要的模样。

这一路走来我并不后悔。

因为,

所向光明之路必定荆棘丛生。

后话:

听说陈寻和孟洁考的都不怎么样。

活该。

<全文 完>

『陈寻自白』

我叫陈寻,市一中的学霸男神。

我的成绩不错,在年级前五十左右浮动。

我有一个可爱的青梅,孟洁。

在我的眼中,她天真烂漫,不谙世事。

她是纯洁的。

有次,我不小心窥见她的身体后,居然产生了为我不耻的欲念。

我这才真正意识到,我们长大了。

我忽视了心里的一抹悸动,开始有意无意冷落她。

她很不理解,找我说话,也是哭。

话缝里漏出几个字。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但是却很心疼她。

傻姑娘,错的是我,不是你啊。

突然,我想起了很久以前,梁盛泽跟我说过的话。

“你看到那个女生没有?温楹,年级前三,多少人的梦中情人。”

我应他。

“你喜欢就去追啊。”

他笑笑。

“追不到。”

我定定神,递给孟洁一张纸。

“眼泪擦擦,不是你做错什么,而是我有心上人了。”

她愣了,水盈盈的眸子闪着困惑。

“那个女生是谁?”

我不自然地移开视线。

“温楹。”

我开始追求温楹。

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单纯。

装出来的爱也相信。

很快,温楹成了我女朋友。

我也着实被同学们围着羡慕一通。

我很享受这种高光时刻。

可是,我接受不了她的粘人,接受不了她过于耀眼的外貌,接受不了她优异的成绩。

这一切,让我在一干兄弟面前很没有面子。

我开始厌烦她,避着她。

直到,孟洁再次来找我,那小鹿一般的大眼睛看得我心脏砰砰直跳。

“今天是我生日,你陪陪我好不好?”

她期待地说道。

“啊,算了,你有温姐姐了,要避嫌。”

我不忍她的期待落空,完全忘记了今天和温楹的约会。

我答应了孟洁。

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我也想过我们这样的亲密关系是不对的。

可是,她是孟洁啊,我的小青梅,我的温柔与唯一。

相反,温楹她太敏感,太缺乏安全感了,还对她抱有很大的意见,孟洁这么单纯,她还恶意揣测她。

女人谈了恋爱都这么会嫉妒吗?

连自己男朋友的青梅都要嫉妒,疯了吧。

我不懂。

温楹给我发了消息,说要给我个惊喜,问我在哪。

我正陪着孟洁,看到她这条消息,没有回。

说实话,很反感,控制欲真强。

孟洁看着我,问我什么消息。

我跟她讲了。

她大方一笑,说:

“跟温姐姐讲吧,她只是太爱你了。”

孟洁好善良,真不愧是我的青梅。

我便跟温楹讲了在哪。

讲完后和孟洁聊天,正上兴头呢,温楹来了。

“陈寻,为什么会有别的女生在。”

我下意识对她这话感到不喜,孟洁是别人吗?

也反驳她了。

谁成想温楹倒还有理了,揪着不放。

我皱皱眉,冷声呵斥她。

“你给我的惊喜就这?有点礼貌,温楹。孟洁她不是别人。”

温楹像是被伤到了一样。

真脆弱。

这时,孟洁推推我,温言软语地说:

“我去安慰温姐姐一下。”

怎么会有这么不计前嫌,大度的女孩?

我究竟看上温楹什么啊?

我陷入无限懊恼。

一声尖叫打断了我的思绪。

一回神,看见温楹湿漉漉的身体。

眼中忍不住划过厌恶。

装什么?

孟洁很慌张地问我怎么办,她是不小心的。

傻女孩,我当然相信你。

这一切,都是温楹太恶毒了,想要栽赃你。

周围人群突然惊呼。

温楹昏倒了。

毕竟我是她的男朋友,我忍着厌烦把她送去医院。

而后,好像有什么事情脱离了我的掌控。

温楹竟然说要和我分手?

凭什么?

她这么恶毒我都没和她分,她凭什么主动和我提分?

最后,碍于面子问题,我和她还是结束了。

小样,等着吧。

你肯定会痛哭着来找我的。

在我眼里,温楹就好比一个任我掌控的玩偶,现在她妄想脱离我的掌控。

我坐在吧台边喝酒,越喝越不满。

一个电话打来。

这就忍不住了?温楹。

“寻哥哥,你在说什么啊,我是孟洁。”

我再看了眼备注,孟洁。

原来是看错了,喝醉酒迷迷糊糊的。

“对不起,小洁。我喝了酒,认错了。”

“没关系啊,寻哥哥,你在哪?需要我来接你吗?”

我报了地址后,晕得不行,趴在台子上睡了。

一觉醒来,我的眼前的是我熟悉不已的装潢。

这是孟洁的卧室。

我慌了神。

“啊—”旁边的人发出一声嘟哝。

我扭过头,旁边睡着的是孟洁。

我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太大声音。

在这时,我有了时间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的睡颜真好看。

我喜欢她,不止睡颜。

所以,等到孟洁醒了,我向她表白。

她的嘴巴张大成了“O”型。

“我一定是没睡醒,寻哥哥怎么会向我表白。”

孟洁想要睡下。

我抱住她。

“傻姑娘,我喜欢你。”

我成了孟洁的男朋友,过得很快乐。

我会刻意在和温楹重叠的社交圈内强调我有多么幸福。

温楹,羡慕嫉妒恨去吧。

高考前夕,我抓到了孟洁和一个男人在床上打扑克。

这番场景,当场给了我一个五雷轰顶。

简直不可置信,我的头顶绿了。

绿得彻彻底底。

从今往后,我的面子没了。

孟洁跟我解释说她是被强迫的。

我不想听。

你已经脏了,懂吗。

你不配和我说话。

分手吧。

到了这种境地,我才回忆起温楹有多么好。

回忆起曾经的点点滴滴。

我后悔了。

可是我拉不下脸来求原谅。

不知不觉高考过了,我想着,这不是大好的机会?

温楹那么喜欢我。

所以一结束考试,我就冲着她跑去。

结果,她拒绝我。

这么不知好歹?

还拒绝我?

口是心非吧?

我试图苦口婆心地劝她。

她却转投他人环抱。

这人谁啊?

我顿时感觉被冒犯了。

他怎么敢抱我女朋友。

虽然现在不是,但待会儿肯定是我女朋友了。

什么?他是温楹男朋友?

我感觉我被骗了。#推文#?#故事#?#言情#?

原来温楹也是个表子。

我气急败坏地打了那男的一拳。

可他要告我?

小肚鸡肠!!!

我看着他们离开,想着应该是虚惊一场。

但当天晚上,我就收到了律师函。

他来真的。

为了打官司,我花了大几万进去,心痛。

高考成绩出来了,只上的了职业学校,我爸妈给我来了顿竹笋炒肉。

开学时竟把我关在家里关了五天。

我错过了。

只能背上行李,进厂打工,成天灰头土脸的。

由于太帅,那群厂妹还喜欢我。

但我看不上她们。

我觉得她们配不上我。

我为别人打了一辈子工。

文/春闺梦里人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ituxiezuo.com/2383.html